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我有酒
我们当然有故事。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永久长久的保持缄默。

矛盾结合体。

多谢你的信任,感谢你的点开。
请多指教。

不理智发言

我强烈要求那个谁谁谁还有谁谁谁都清醒一点!!!

双杀不是糖!!!不!!!是!!!糖!!!不是he!!!!!!!

我信了邪……满嘴刀片都带响的我噫呜呜呜呜呜呜噫……再也不相信爱情(不是)双杀了噫呜呜呜呜呜呜噫……😭

每天晚上都仿佛在梦里和一万个神仙打架……

早上起床连床垫都是歪的

大概就是初稿和几版修正又誊抄的草稿了hhhhh

杂七杂八的应该算是写了篇杂文,没什么格式也不能算标准信件,有点草率了。

真的,看在我一个多月写作业12点之前几乎没有睡过觉的份上,让我别有错别字什么了吧……虚了虚了。

话说我怎么感觉下半年我一直在写文评印象什么的……

不过哎呦我抄写修改草稿的时候蛮多人来问的,我统一回的“给我老婆写情书”,然后那些小眼神哟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要对我负责鸭hhhhh(不是)

其实怎么说呢,cp也真的算是神奇的存在了。毕竟我之前在聊天时会尽一切可能的去避免撒娇、尖叫、刻意的沙雕、对戏诸如此类,开车也仅限于一两句配合气氛的隐晦荤话罢了。我实在应算个无聊,也无...

我的金色华光


展信佳

嗯……也是因为有些仓促吧。我因为8、9、10月过混了,所以才突然反应过来的要到亲亲的生日惹……实在没有能拿的出手的成段文字了,所以写篇评之类的来弥补orz,也不知道能不能写成长评哈哈。

不过在写的时候也不清楚能不能打出来让你看见啦。

总之——希望能赶得上吧。www

(于是果然还是没赶上啊orz)

秉承着评论一定要客观的原则,先容我大喊一句:韶华华是个老司机!!!

哦豁你瞅瞅车的数量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嘛,玩笑玩笑,要客观。正经文也还是很多的——大概吧。我不太清楚我是不是看过所有,毕竟她自己也说过曾经清过很多(挺可惜的)。但我从比较早开始追的——不论我吃或不吃的cp...

才反应过来没返图orz……
直男拍照,直男评论
……不要看床单,和我狂炫酷帅(?)的画风严重不符!!!
当时拍的时候激动的手疯狂抖动

拆包装的时候稍微带了点绒毛毛,然后灯光有点暗,绒毛带了一点点金边就好像特效一样,暖黄的光一打——
——我当场去世辽噫呜呜呜呜噫
台可爱了噫呜呜呜呜呜呜噫!!!
仿佛拥有了未来!!!!(

哇不过因为预估错误比想象的小一点,早知道就把光总也买下来惹噫呜呜呜呜噫……错过了活动我爆哭噫呜呜呜呜噫……
仿佛连仰卧起坐都有了动力!!!

眼睛里的小星星,小犬牙,小黄鸭……我反复爆炸!!!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鸭!!!太太真的是太棒辽!!!!!

贴纸希梦连在一起绝赞好评,赛少一开始还什么问

【泰赛】雨中人

▼泰赛
▼哨向
▼爽文

为了让某个人了解一下清水甜党的倔强!!!

“赛文……哥……”他眼前很模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尖叫的声音。属于哨兵向导的作战方式他太陌生了,或许在刚刚他的屏障碎过一次?总归他是活下来了,凭着意念而绝不是记忆走到现在。

什么时间这又是哪他一概不知,唯一清楚的大概就是这里有自己向导的气息,眼前模模糊糊的红色影子确凿了他的意识,勉强呼喊了一声后又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他几乎无法聚焦,跌跌撞撞的又走了两步便重心不稳又前倾倒过去,模糊的眼角余光里他看见对方迈了几步赶上来,然后他就被接住。对方似乎在说些什么,不过和嘈杂的环境音混在一起他什么也听不清,只能傻傻的笑...

【狮子兄弟】入水

▼哨向
▼片段
▼名字瞎起,各种私设

结局是HE设定……吧……

▼脑洞
▼爽文
▼有可能补完……总之先预订ԅ(¯ㅂ¯ԅ)

[鱼艳慕着鸟,鸟向往着鱼。]

精神体其实是会随着本人的主观意愿行动的。

但他们往往又拥有极强的自我意识,虽然随了主人的性格,也一般只会随着自主意愿行动。

所以有时他们会做出貌似不符合本人性格的行为。

就比如雷欧的狮子会扑上阿斯特拉的后背——在他坐下的时候。而阿斯特拉的白虎也会趴上雷欧的膝盖,下巴压在自己的爪子上。

就仿佛是在宣告他们没有忘记、并且还在一直向往着的童年时光。

只是他们都清楚的知道没有谁能回到那过往,也...

突发的脑洞,列了一点点大纲
借来的梗
希望补完tv以后它能自动润色好顺便写完
【桔子啊你现在是个成熟的码字软件了,阿妈不在的时候你要学会自己把文写完啊
太糙了,脑子里的画面完全没写出感觉
这感觉太糟了

▼▼▼是贝捷

大概从没想过我会接触父 子这种【07真香!
都怪那群魔人
……个人设定是捷德大概因为经历对别人各种意义上的接触都有抵触感吧
反正ooc这么多了再添点私设hhhhhh

“哐!”

审讯室的门许久没有被如此粗暴的对待,难得的响声引起了极高的回头率,伴随而起的是过于急促的脚步声,充满气势的略过走廊,一声一声像是要去吃人。

事实上捷德根本没有那么他的步伐那么强硬。他除

如果可以,我想聊聊一个姑娘
这个称呼或许并不准确
我们并没有认识多久,甚至极端点说——我们萍水相逢
我甚至都不曾见她认真笑过
或许有吧,又或许没有
但我就是突然的有了如此的念头
这未免显得太不尊重
我大概会认真写写吧
毕竟那是个有温度的暑假
我或许应该庆幸,又或许应该感慨
可又会怎样呢
我只是突然的忘不掉那个差了一百分的题目
我只是一瞬间的心慌

她该是个有温度的孩子吧

那么又会怎么样呢
只能有一句道别了罢

那么只愿您好梦

夜莺小姐。

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