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港湾

闪电侠第三季还没抽出时间补,看了截图和预告被虐的体无完肤
怎么萌上绿红之后虐点变低了呢,明明之前超蝙的时候……

A sad story.
想捅刀。

欢迎捉虫
那么,打扰了。

“Bartholomew Henry Allen!!! ”愤怒的声音猛冲进barry的耳朵里,鼓膜骤然收紧般生疼,barry咧了咧嘴来缓解那疼痛。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还有人能完美的记住他那冗长的全名并吐字清晰的喊出来?
哇哦听着就好棒棒。

Barry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思考了一下要不要也喊对方的全名回敬一下增强一下气势。

皮鞋鞋底剧烈撞击地板使地板发出不堪的噪音,全心全意彰显了鞋子主人的愤怒。

Barry在心里为地板默哀了一秒。

“ Harold Jor……”刚准备喊出对方全名来增强一下底气就被对方的下一动作打断。

衣领被粗暴的揪起,原先背着身的barry被迫转身正脸面对hal,刚想喊一句“嘿!你想干什么!”结果一个音节都还没发的出来就被干脆的堵住了嘴。

Barry瞬间大脑当机。

Hal明显带着怒气啃咬着barry的唇,撷取着barry胸腔中存量不多的空气,甜腥气顿时在两人相贴的唇间蔓延开。

“!”

反应过来的barry开始挣扎着脱离,试图偏开脸来躲开这个吻。Hal在手上微微用了点力气托住barry的脸颊,迫使barry不得不接受这个吻。

Barry多次挣扎无果后直接在hal的唇上咬了一口,甜腥气浓郁起来,而hal除了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音调外,完全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

大概是感觉到了barry不适,Hal的亲吻开始柔和下来,温和的吮吻着barry的下唇,左手则微微发力,试探性的引导着barry加深这个吻。

Barry有那么一瞬脑子里全是之前他和hal相处时的回忆,满满当当的填满了他所有的思考空间。
他忽然鼻子有点酸。

有点想哭。

紧接着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带着温度游走过barry的脸颊,最后与hal的指尖相吻。

Hal触到barry眼泪的那一刻,似乎是想结束这个吻,指尖的力度开始逐渐放缓。

Barry揪住了那件飞行夹克的领子,双手向下发力压迫着hal不得不微低着头继续加深这个吻。

直到barry无法控制的开始抽噎起来。

唇与唇的相离扯出了一根细长的银丝,从中间断离后险险的挂在两个人的嘴角。

Hal带着担忧捧住barry的脸,用指腹轻缓的抹去爱人眼边的泪珠。

他几乎是在用气音问道:“Hey baby bar,你还好吗?”

Barry低着头摇了摇,肩膀止不住的耸动,看着活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看着我baby bar,看着我。”Hal的语调低沉,音量刚刚好能让barry听清却并不是很大,更像是爱人间亲昵的耳语般。

他盯着hal,看着他开合的唇,上唇上还在渗血的伤口,耳朵里充斥着轻缓的柔和的话语。

他突然很想再吻上去。
他当然又这么做了。

Barry的这一行动倒是让hal有点措手不及。Barry主动伸出舌头,将一点点舌尖递送进hal的口中,乖乖的等着hal引导亲吻的节奏。

纵使hal不是闪电侠也有充足的时间来反应现状。反应过来了的hal扣住了barry的后脑勺,手伸向腰侧环住barry,隔着薄薄的衣料摩挲着barry的腰部和后背。

并没有什么技巧的大男孩肺里的空气缓慢的被压榨,粉红开始攀上他的脖颈,然后是脸颊。

总之等他们再度分开时,Barry已经基本和他制服一个颜色了。两人的唇瓣都还没离开太远的时候barry就已经开始急促呼吸了,气息紊乱的打在hal的脸上,带起一句hal的关切。

“Hey—baby bar?”语气轻缓到让barry几乎要错以为自己是不是什么易碎品。

之前抑制住的泪水又开始往下流淌,Barry简直无法控制的耸动着肩膀抽噎。

“乖baby bar~乖啦乖啦~我就在这呢乖啊~”

Hal把barry整个人抱进怀里,一下一下轻抚过他的后背。Barry把头贴在hal的左肩上,搂住hal的腰。带着哭腔试图坚定的回复但语气里满满的委屈,“嗯!”

“Hey baby bar—”Hal现在的音量完全就是爱人间的耳语般,虽然他也确实是在耳语。适度的身高差让他稍稍低头就能在爱人耳边向他讲述他的整个世界。

“我承认我之前有点言辞过激有点不太——不太理智,但我真的——哦我的天啊我真的——我真的一点都不想让你受伤。小熊答应我好吗?”

Barry想起之前很多个他们待在一起的夜晚,那时hal会在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一句接一句的说着情话,用的也是这种语气,这种声音。

Barry想骂自己没有出息,现在的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hal怀里拼命地点头,试图压住即将涌上来的哭腔。

“Hal我、我很想你。”

Hal宽慰的笑一笑,又轻轻拍了拍barry的后背帮他顺顺气。

“我、我吃饭的时候想你,出门的时候想、想你,追犯人的时候想你,睡觉前想你,做梦的时、时候也会梦见你。Hal我想你,我真的真的、很想你。”

“抱歉啊baby bar,灯团这次的任务确实是有点耗时间了,但我保证,我保证好吧?我保证会尽我所能经常回来好么?”

“真、真的?”
“以我的银行卡余额做担保。”

“哦得了吧天才。”Barry被hal逗笑了,蹭了蹭hal的肩,开始咧出一个微笑。

“感觉好些了?”
“嗯。”Barry撇撇嘴,继续蹭在hal怀里。“让我再待一下……就一下下就好,就一下下。”

“Harold Jordan的怀抱随时为你敞开。 ”

Barry嘴角的笑开始放大,他把脸埋进了hal的胸口,感受爱人有力的心跳。而hal则是默许了barry这种蹭蹭蹭的撒娇行为。

在这有属于他们的温暖。
这是属于他们的家,right?
在这,亦有他们的避风港。

或许他们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或许他们会远离地球,或许他们是别人的希望,也或许他们就是他们。

至少在这,他们有可以依偎的人,有永远为他们敞开的怀抱不是么,还有那永远准备好的肩膀。

一个温暖的避风港,不是么?

——End.

刀子?tan90°,不存在的。
想发刀子但是没写出来,没下得去手。
被我骗了吧?哈哈,就是有这种操作。
怕不怕?怕不怕?
哈哈。
不许打我。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