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我能养你吗小喵?(中)

一次性都发了吧,毕竟不知道下一次拿到自己的手机是什么时候了。

欢迎捉虫
以上

那么,打扰了。

1.
Hal并没有给barry买猫窝。小橘皮很喜欢贴着她睡。
Barry在睡前总会跑到床边,用那双蔚蓝宛若天使的眼睛盯着hal。有的时候还有一声软绵绵的猫叫。
所以hal每天多了一个福利。啊不,其实应该算两个。

早晨hal清醒的时候小橘皮一般还在睡。
身子微蜷,眯着眼睛,毫无防备的暴露出自己的小肚子和爪子上的肉垫,偶尔还露着一节粉红色的小舌头。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Hal在日常痴汉的时候常常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把手伸出去,蜷成猫爪状,蜷曲的食指指关节轻轻触碰到小橘皮的前爪爪垫。
仿佛她们掌心相贴。
十指相扣。
2.
猫猫的体温一般比人的体温要高一点,所以夏天猫猫会喜欢贴着人,显得粘人的多。
可hal不这么想。
她家的那一只无论什么时候都很粘她,而且善解人意绝不添麻烦。
可毕竟是夏天不是么,Hal捂着胳膊上的痱子绝望的想。
Barry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她开始不那么黏着hal,更多的时候她只是蹲在hal的腿边或者是趴在沙发上,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心疼的看着hal。
这让hal负罪感满满,于是机智如hal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她穿上了制服。
灯团特殊材料制成的队服摸起来凉凉的,可以充分满足hal和barry双方的需求。
于是hal的大腿成为了barry的据点之一。
看着小橘皮慵懒的伸懒腰、打滚、用头蹭自己的胳膊或者肚子,hal在心里划去了一点小蓝人的恶行。

但这不是你给我加任务的理由!!!
3.
Barry是一只闪电喵。
新陈代谢特别快。
这也就注定了她的毛、指甲什么的长的特别快。
指甲还好,还在hal的掌控范围内,但猫毛……
Hal带着barry几乎辗转过了中城和海滨城所有的大小宠物店了——为了保密身份。
Hal盯着账单心情复杂。
然后她买了一套剪猫毛的用具开始自学。
第一次实验后闪电侠失踪五天。
Hal也五天没碰到过一根猫毛。
Hal最后准备用自己的头发做实验,要丑一起丑,等到技术练好了再给barry剪。
等hal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拿着剪刀准备剪的时候,小猫的猫爪轻轻拍在了她的手腕上。
“喵。”「算了天才。」
“喵。”「帮我剪剪毛吧。」
语气里满是无奈。
Hal感动的说不出话。
闪电侠又失踪了三天。

Hal经过多次磨(bu neng)难(lu mao)后,终于练成了一手好的剪毛技术。
Barry想要个献身奖。
4.
Hal曾经看到过网上有猫猫吃主人妆品的事例,她有点担心。
“Baby bar?”
“喵?”
“你知道我的妆品都在哪吗?”
Barry叼过来一个盒子。

好极了她知道。

“那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吗?”
空隔的间隙已足够barry把所有的妆品都掏出来并把它们摆好,Hal发现这是她平时上妆的顺序。

捧心!!!

“喵~?”「可以让你变得更好看~?」
“那你会吃它们吗?”
“喵?”「什么?」
“喵。”「这可是能让我的铲屎官变得更加光彩夺目的东西不是吗?」
Barry微微扬起了头,带着骄傲。

“请务必允许我做你一辈子的铲屎官!”Hal如是请求到。
5.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ƪ(•̩̩̩̩_•̩̩̩̩) ⁾  ”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Baby bar你不爱我了QAQ”
小橘皮从薯片包里探出头。
“喵?”「发生了什么天才?」
“你爱吃的胜过于爱我QAQ”
小橘皮连忙叼起一片薯片跑到hal面前仰头。
“哦little cat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
小橘皮等着hal把薯片咽下去后开了口。
“喵。”「天才。」
“我在。”
“喵。”「你和吃的在我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一样。」
“喵。”「吃的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具有辅助作用罢了。」
“喵。”「吃东西能维持我神速力的运转。」
“喵。”「这样我就可以和你齐平。」
“喵。”「我就能和你一起肩并肩。」
“喵。”「我就拥有了可以帮助你的能力。」
“喵。”「我就可以帮你分担这些。」
“喵。”「所以hal,」
“喵。”「你们在我心中的地位不一样。」
Hal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天啊baby bar。”
“?”
“你这算是表白吗。”
小橘皮冲回了薯片包旁边。

明明只是开个玩笑结果被苏了一脸的hal满足的盯着小橘皮。
5.
Hal清晨醒来时,面对的不是橘皮的小肚子或者肉垫。
而是散乱的金发,窝在她的胸口,昨晚小橘皮窝着的位置。
金色的脑袋动了动,Hal一低头,对上了一双迷蒙的蓝瞳,氤氲着水汽。
一脸的迷茫,带着没有睡饱的神气。
“喵~”
金发女孩又窝回hal的怀抱,用头蹭了蹭hal的胸口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准备再度睡过去。
“你谁?”
Hal虽然能猜个七七八八但她想亲自确认一下。
女孩在hal怀里不情不愿的挣扎两下,最终还是撑起了身子,开始翻找床头柜。
“嘿你不能……”
金色的标志物在hal眼前小幅度晃动着,闪电的标志清晰的印在hal的眼睛里。女孩的右臂伸出,左手小心的揪住被子遮住身体。
“Barry Allen.”

”Bartholomew Henry Allen.”Barry用慵懒的语调缓慢的说着。
Barry将猫牌扔回床头柜,用神速力整理好柜子,又一头扎进hal的怀抱。
“喵~ ”
Hal不动声色的捂了一下鼻子。
6.
养了barry之后hal开始期待能早点回家。
家里有只小橘皮在等着她。
她到家后一开门就能看见barry蹲坐在门旁边仰着头,带着笑眨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特别开心的“喵。”一声。
Hal的心都要化了。
等她换完鞋子后,Barry会凑过来搭上蹲着的hal的膝盖,轻碰hal的嘴角。
“喵~”「欢迎回家~」

——可爱不可爱不!!!

完了又写多了。
我怎么就是控制不住的这个脑洞呢!!!
想打人(眼神死……)

kylewally待线中……

对于1:其实我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小姐姐和橘皮手指猫爪相贴的那个画面,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愿意画一下。QWQ

日常给看到这的小天使笔芯!!!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