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我能养你吗小喵?(下)

想说的还有好多……

好的我真厉害!!!
我不管我不管我最帅!!!
日常犯病↑

欢迎捉虫
以上

那么,打扰了。

1.
Hal斜挎着猫包带着barry在中城兜兜转转,琳琅满目的店铺让hal有些犹豫的拿不准barry之前说的到底是哪一个,她缓慢的绕到一个有些寂静的街道,懊恼的想着中城的路真多准备原路返回。
然后她的肩头一轻。
灿金色的小闪电飞窜而出,又迅速回来。
叼着一只小英短。
小英短显得有点懵。
小英短被关进了猫包。
Hal抱着barry继续找店。
英短:委屈。
2.
“你儿子?”
“喵……”「天才……」
“玩笑玩笑小熊,我知道你们品种不同。”
“喵。”「我侄子。」
“哇哦难怪所以你这是……?”
“喵。”「找他谈谈而已。」
小英短往后缩了缩。
“喵。”「Wally你过来。」
小英短求助的看了hal一眼,Hal挑了挑眉把电话递到了他面前,然后上面多了一串数字。
祝你好运。Hal在内心补了一句。
3.
“嗯对就是这样,所以您是亲自来把猫领走是么,好的我把地址发给你。”
挂了电话,Hal回头看了一眼。
金发的女人显得颇为生气却又无奈,有些翠绿色眼睛和小雀斑的男孩坐在对面,低着头紧张的搓手。他们之间的语速快到hal听不清。

他的眼睛……

Hal默默喝了一口咖啡在心里感叹:为什么闪电家的猫眼睛都这么好看?

当然猫也很可爱。

Hal还在走神的时候门铃响了。
“你好?”
“你好我是来领猫的。”
Hal微笑着开了门,“速度真快。抱歉可能要请你等一会……WTF?!”
“怎么是你!”
“这话应该我来问好吗!!!”

“怎么了hal?”屋里的barry插了一句。
Wally满怀希望的抬头。
“没事,见到了同事。”
Hal侧过身让外面的男人进来,“Kyle.我们灯团的。”

Kyle微微颔首,“你好。”
“你好。”Barry礼貌的答复。
“得了你少装,”Hal给了kyle一拐,“说,之前翘班是不是都是因为Wally。”
“别搞得好像你不是一样。”Kyle回敬道。
4.
“他要是在家有这么一半乖巧我就满足了。”Kyle抿了一口玻璃杯中泛着白沫的啤酒,感叹人生。
“Barry在家连这十分之一的气场都没有”Hal端着杯子嘚瑟,得到了一个白眼。
“我感觉我在家养了一个猫大爷,天天和他互怼,一生气就拿我的稿子磨指甲。”Kyle又抿了一口。
“我居然有点可怜你了。”
“说真的hal。”
“?”
“你家这只吃的多么?”
Hal捂住了心口。“Kyle你这个恶毒的男人!!!”“我怎么!!!”
“你明知道橘皮本来就是吃吃吃的猫你还问!!!尤其还是闪电家的!!!”
“我!!!”“你什么你,你你你!!!我不管反正Barry最可爱!!!”女声的高音优势此刻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Wally可爱。”
“Barry.”
“Wally.”
“Barry.”
两人抬头看了看餐桌那边的战况,觉得没人注意他们,于是各自摸出了手机开始翻照片。
场面一时变得难以控制,双方都放出了压箱底的照片。
然后他们忽然统一了战线,开始互发照片,并碰了杯表示合作愉快。
不远处的闪电家战况仍是单方面碾压。
不是很懂你们这两家人。
5.
Wally委屈的蹭到沙发边站在kyle身旁,手指搅着衣边。Hal正在安抚自家橘皮。
“别对孩子那么苛刻嘛bar。”
“我没有……”Barry显得特别无奈,转头面向kyle。
“Kyle先生?”
“叫我kyle就好。”
“请你一定照顾好他。”Barry无奈的笑了笑。
“我会的。”
“Baby bar我烤了蛋糕还有蛋挞在厨房~”
Barry瞬间消失。
“走吧。我送送你们。”Hal笑着转过身。

“Kyle.”走到门口时,Wally伸出手拽住kyle的衣角,特别委屈的喊了kyle的名字。
“嗯?”
小英短犹豫了一会,还是开了口。“可不可以抱我回去?”

Kyle大脑当机。
Hal好笑的扬了扬下巴示意kyle,Kyle迅速回神。
“当然……没有问题。怎么了?”
小英短迅速蹭进kyle的臂弯,脸整个埋进kyle的胸口,惹得kyle不知所措的给小英短顺了顺毛。
Hal温和的笑对着面前的一人一猫。
“谢谢。”Kyle无声的做着口型。
“要谢得谢barry,别忘了给barry带小鱼干。”
6.
Hal在地球上的时候仍然会帮barry的忙。
不过和之前的略有不同。
“Snart你还是不是人!!!那么可爱的一个妹子你居然拿枪指着她!!!”
Hal把snart扔进了一个喷泉,冲进去猛击出几朵亮丽的水花,而后落回barry身旁。
狗女女。
然后snart突然把身边的枪朝她们扔了过去,Barry空手接白枪。
妈的智商刚刚被揍进喷泉了怎么办,急,在监狱等。
7.
Hal有些紧张的摸了摸制服。Barry身旁的clark悄悄给hal加了加油。
“……所以……这是准备测试一下我的词汇量?”
“对没错,毕竟bar你之前不都是猫吗所以说……”
“哦拜托天才~我的语言功底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Hal有些挫败的抹了把脸。
“不过测试一下也可以。读完就行对吧?”“对!”
Hal心里重新燃起希望的小火苗。
短短的小诗过后barry开始念那长段。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 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
Barry的脸上开始了然。她放下了手中的纸,目光柔和的看向hal。
[To love, honor, and cherish, ’til death do us part, ]
( 我都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
两个人的声音合在了一起,Barry伸出自己的右手,看着hal虔诚的在自己面前单膝跪下。
[Until death do us part.]
(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所以天才,你是否愿意照顾我,无论贫穷还是富裕,健康还是疾病,成为我一生唯一的铲屎官?”
银亮的戒指带着红色的钻石以及周围莹绿的装饰,套上了小橘皮的中指。
“Yes,I do.”

——End.

“说真的hal,其实你用柜子里那包没吃完的猫粮求婚我都会答应的。”
“认真的baby bar?那我去拿了?”
“别想hal.”

Barry收回了右手,笑得张扬。戒指与她蔚蓝的双眼平齐,闪着温顺的光芒。

“戒指是我的了。”

“连你也是。”












是不是以为完了?

是不是忘了什么?

猫的寿命不是比人短很多吗?
所以……



“寿命?天才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啊也对,毕竟猫的寿命比人短很多。”
Hal感激于她的女孩的善解人意,但她还是想急切的确定答案。
“抱歉啊hal,作为猫我确实最多只能再活十年而已。”
“但是作为人类的话,

我可以陪你很久很久。”

“神速力并非绝无好处。”
Barry仰头,笑的阳光。

“我可以陪你到天荒地老。”

——真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
不许打我!!!
有点爆字数但还是没写完,所以我在(上)又加了一点。

不要脸的占个tag
等过段时间写写kylewally吧。
flag立这了。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