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魔王的赌约(1)

给阿妈的文,感谢阿妈愿意给男友力那篇画图!
觉得阿妈是个天使所以写了一篇恶魔相关的文感谢阿妈(我觉得我这个人有病别管)
但是又水了(无奈)
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天使阿妈 @ASUI
OOC严重
中世纪AU(大概吧)
欢迎捉虫!
以上

那么,打扰了。

一、破败城郭中的城堡

你会相信缘分吗?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Hal从未相信过这些。他的过去太过于沉重让他承担不起这个词,当然的,他也不想承担这些,很荒谬不是吗?
而眼下他显然并没有那么多闲心想这个,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眼前破败的城墙上。
其实他有的时候也不是很懂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比如说半天之前,就是这个上午的时候,他把杯中最后一点液体喝干,玻璃杯放回桌上,一点点的酒沫缓缓掉回杯底,他的手还握着杯子,眼睛直视着面前的三人,神色极其严肃认真地说:
“我要去中城。”
天呐中城是哪?魔王居住之地,无数骑士去了又返回,却对中城的一切一点记忆都没有,这让被称作‘极速者’的中城魔王更成为了一个神秘的存在。
连魔王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国王发布个什么任务啊——Hal用头抵住高大的城门无声哀嚎。他绝对忘不了对面三人‘壮士你一路走好’的表情。
敢不敢真的担心我一下。
不敢不敢。
哇那你们好棒棒。
城门因为hal头抵住的原因,缓慢打开。
‘吱咔咔咔咔——’
欸这门还能开?瞬间回神的hal小心的往里张望了一眼,握紧了腰侧的佩剑,灯戒上的绿光蓄势待发。Hal谨慎地迈开了腿,跨步进了城。
风仿佛从四面八方吹来,卷携起地上的沙砾在空中飞舞出不明意义的图案。残损的墙壁宣告着这里的历史,除了hal脚底和沙子摩擦出的声音外,寂静如冬。
防御型魔法阵。指尖缓慢向前探出后有小小的暖黄色闪电蔓延上来的情况这样告诉hal,顺着伸出的食指指尖在到达第二个指关节后消散。
警告么?Hal缩回食指。不过不成什么大的问题。Hal重新张开了手,右手随意的挥出,指尖点点的荧绿在空中留下古老的字符,盛发出的绿色光芒极缓的笼罩了那些略显躁动的灿金色小闪电,直至它们被荧绿的光芒完全包裹变得安静,温暖平和宛如下午四时的暖金色阳光。
So easy.Hal不在意的收回手,重新放在了剑柄上。再次正视了这——呃……曾经的中城?或许吧,因为这里现在空无一人,想问路都没人能回答。Hal挠了挠头,有点难办啊……
他又一次的环顾了四周,交错纵横的街巷让人头晕。Hal重新回神到他脚下的大路上,笔直的直指远方,冥冥中仿佛是什么神秘的指引,而hal决定听从一次这指引。
怎么说呢,奇迹这种不可预知的事物其实还是存在的对吧?比如hal面前的这座城堡。高大的城堡遮住太阳带来了一片阴凉,笼罩着jal的身形。
哇哦——Hal在心中惊叹。不只是这座城堡,也包括这个魔法阵。
肉眼可见的金色闪电在到处波动着,一遍又一遍警示着hal不要上前。这可太糟啦,他可从来都不喜欢听人摆布,更何况身前的还只是闪电簇。
Hal轻快的打了个响指,好吧托身上这身盔甲的福根本没响,他只听见了金属相碰的声响。虽然会麻烦些,但应该成不了什么大的问题。
“Oh sweety,乖一点~保持安静~”他满含笑意看着那些亮金撞上他周身的荧绿,准备挥手进行下一步动作。
“那个……您好?”身后的声音炸响,‘镪——’的一声利剑破空划过,在空中掠过一个漂亮的弧度后直指发声处,剑尖最后险险的停住——距那个男人的颈仅几公分。
Hal回头,却就这样被那金色的短发晃了眼,那带着惊讶的海蓝色眸子也一并撞入hal的眼。对面的人小心地双手举起至头侧示意着自己的诚意。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要不要先进去来杯茶?”金发男人先开了口,抬了抬下巴示意。
Hal稍微犹豫了一会,握剑的手紧了又松。
“镪——”

他是为什么在这,现在所处的位置,那个金发男人的旁边?
Hal把椅背朝前,双臂环起抵住椅背上端,下巴抵在臂铠上。有点硬。然后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翻找出白瓷茶具开始煮茶。
仅为了那一句“要来杯茶么?”,不对,那太荒唐了,不像是他会做出的事。Hal盯着氤氲的雾气,想不出所以然来。他现在只能记得那双带着笑意的蓝眼睛,仿佛国王王冠中心那颗时刻都在闪光的海蓝宝石。不,比那还美。宝石总是会带走瑕疵的,而他的眼睛却纯朴不带有一丝杂质,没有瑕疵。他盯着地面,直到冒着热气的白瓷杯递至面前。
“没有点心很抱歉,我没想过还会有客人来。”那人依旧带着笑,那双没有杂质的蔚蓝眼瞳依旧微弯。
“不这已经很好了。”确实已经很好了,Hal在心里重复。舌尖接触到茶水的瞬间眼前仿佛炸出白光,浓重哦哦奶香萦绕齿间,淡淡的却不容忽视的茶的清香充斥着四周。比国王特贡好喝不知多少倍。
“我从未想过会被人如此招待。”他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又想起了那双蔚蓝。和茶一样,淡淡的却将让hal终身难以忘怀。
对面的人似是挑了挑眉,“要再来一杯吗?”
“麻烦了。”
“啊对了,”男人抬了头,倒茶的动作倒是没停,眼神中氲着hal看不清的温柔,“忘记了自我介绍,真是抱歉,Barry Allen,喊我barry就好。”
Hal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他不知道该不该信任眼前的人于是短暂的停顿后,空气中就只剩了灌茶吞咽的声音。如此对待这种上品还真是粗鲁,Hal把茶杯放回茶盘时这样想到。
“不愿说也没关系啦骑士先生,反正经过这里的没一个愿意说的。”Barry又笑着开了口,开始收拾茶具。
“你见过很多骑士——?”
“嗯?对。但每次他们都是匆匆的不辞而别,让我总是很紧张的进城寻找——”Barry顿了顿,脸上流露出无奈。“不过万幸的是他们都没事。”
Hal张了张嘴试图再说些什么,最后又悻悻的闭了嘴,开始打量周围的布置。金色的雕纹随处可见,红木的家具散发出一股自然的清香,眯眼的瞬间让hal以为自己在静谧森林的深处,清风慢慢掠过脸旁,带着鸟儿的啾鸣和只属于森林的清凉。
有点像他站在海边所感受到的宽阔。
“骑士——先生?”Hal猛的睁开了眼,对上了一片海。“今晚要不要先住下来?”
Hal又短暂犹豫后开了口,“你可以喊我为绿灯。”
“啊啦?好。”Barry又温和的笑笑,“客房没有收拾过,所以可能要委屈你和我挤一个屋子了绿灯先生?”Barry因这称呼不自然的挑了挑眉,又轻轻的笑出声,恍若寒冬里的暖阳照进了阴霾。
“哦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知道客房现在是什么样子的。”Barry无奈的笑了笑,端起了茶盘,“很久都没人来过这儿了。”带着一点落寞。
Barry进了另一间屋子,Hal想起什么似的追了上去。“这么大的城只有你一个?”然后递出手里的糖罐,Barry感激地笑笑,隔着‘哗哗’的水声回答,“啊?对。”又把糖罐归于了原位。
Hal倚在了门框,佯装不经意的瞥着barry清洗茶具的动作,Barry也什么都没说的默许了这一行为,屋子里一时除了水声和两人的呼吸再没了声响,窗外又鸟扑棱棱地落在金纹装饰的红木窗框上,Hal决定说点什么打破这一沉寂。
“那个……”Barry抬了头,甩着手上的水珠,疑惑的笑对上hal的视线。“可能还要多麻烦一段时间。”而后局促的像一个做错了事被父母发现的孩子,连脸上多米诺面具都掩饰不了那尴尬。Barry了然的点了头,“是为了魔王而来的吧?”Hal沉默着点了点头。“那真是辛苦你了。”

“那个……我真的可以打地铺的。”Barry坐在床上环抱着双腿,下巴磕着膝盖看着hal。Hal抖开一层床单,扑倒床褥上,回头看着只漏出半张带着愧疚的脸的人,轻笑着开口,“本来就是我麻烦了,再说我们这种人本来就不介意这个,所以——”Hal伸手揉乱对面人的金发,“别再觉得对不起啦小家伙。”
“可、可是——”Barry仰起脸试图再说些什么,被hal塞进了被子,“没有可是~”Barry眨眨眼,泄了气。“好吧。那你们骑士睡觉的时候不脱盔甲吗?”“嗯?当然要脱啊,怎么?对我的身体感兴趣?”Hal调笑着半回头,挑了挑眉。
Barry把脸埋进了被子。
“好了总之快睡吧。”Hal按灭了床头的灯,遮挡住了barry脸上的愧疚,然后在黑暗中他揭了面具。
“还有——”Barry又开了口,Hal回过头迎着偶然透过的月光看着barry熠熠生辉的蓝眼睛,等着他的下文。
“——我不是小家伙。”语气认真让hal直接笑出了声。
“好的好的我甜蜜的小熊~”

——TBC.

茶水的口感是乱写的,没喝过正宗的下午茶

还有,Alen是国王(一本正经的瞎胡扯。)

来来来有奖竞猜!!!
猜hal的身份和hal在酒馆对面的三个人是谁!!!
两个题猜对一个就请点文!!!
当然你在评论区里安利关于中世纪的事以及发表对文的看法修改意见好感度+20000哦⊙∀⊙
还是希望有人关注我(哭唧唧)

谢谢愿意看到这的小天使!!!笔芯!!!
总之别睡得太晚了快去睡啦!!!

评论(11)

热度(33)

  1. ASUI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转载了此文字
    不多说快关注这个崽爹!!她的粮超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