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魔王的赌约(6)

我的妈标题终于上线真不容易(你还有脸说)

OOC
欢迎捉虫
以上

那么,打扰了。

六、赌约

Barry涨红了脸,在椅子里别扭了半天一个字都没说,然后抬头看见了hal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尴尬,朝着hal呲了呲牙。
“……你骗我。”Barry不安的扭动着身子调换了个姿势,窝回椅子后开始品尝着冷掉的空气,心里空落落的。
“呀被发现了。”Hal把重量压在另一只胳膊上轻笑出声应了barry的话。
果然。
Barry突然就有点委屈,好吧不是有点,心底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压了股火气,无名火让他只想撞开眼前的人然后出去跑个几圈什么的。
“谎骗魔王堕入爱情的漩涡,毫无防备之时割下他的头颅,然后领到一笔不菲的赏金。研磨他的骨,抽净他的血,连肌肤都揉碎。城里的孩子会不断传唱我的英勇事迹……”
Barry没看hal的脸,只能听见hal的声音和他换气的声音。
小小的火花就这样噼里啪啦的炸开,熊熊的燃起了一片。
Barry近乎咆哮的出声:“那你为什么要——”“你认为我会这么做?”“——这么做……”
Hal轻轻抬了头,温温和和正对上怒气冲冲噼啪作响的小魔王,短短一句话灭了barry的气势。
Barry眨了眨眼,又重新低下了头,小小声又极委屈的说了声:“所以你还是在骗我。”
Hal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小魔王的金发,顺手撸了一发柔滑的角。
“本来见到你之前我是这么想的没错”
“但我现在改主意了。”
委屈的撇撇嘴,Barry不屑的问了句“为什么?”
幅度摆动不小的尾巴把自家主子出卖了个干净。
“我说过了啊。”
“什么?”
“原因啊。”
“原因是什么?”
“我想泡你。”
“……//////认真点……”
“认真的。”
Barry一时之间坐立不安,虽然他也没得选只能坐着,尾巴「啪啪」地拍着扶手,绯红氲上脸颊,嘴唇张张合合打着颤却什么也没说,蔚蓝的眼瞳里挤满了慌张。
“为、为什么?”声音低低的而且逐渐变低最后细如蚊咛。
“什么?”Hal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为什么//////!!!”欲盖弥彰的扩大了声音,顺带着呲牙威胁了一下hal。
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什么为什么?我看上了还需要什么原因。”
“可、可我、我——”
“你是魔王,我知道了啊?”
“不是、可那——”
“哦我知道了,你在意别人的看法?”
Barry拼命的点头又突然停止开始摇头。
“不,那个我主要是觉得你——”
“哦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不在意的,对于我来说无所谓。”
“不可那个——”
“跨越物种?你们魔王还在乎这个?”
“也不全是……”
“那不就结了?”
“哦。”
等等。
“我还没答应吧!!!”而且你连求婚都还没有!!!!!
“对啊没有。”
那为什么刚才就和结婚了十多年的老夫老妻相处模式一模一样?
“……”
“呐魔王大人,”
“?”
“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什么赌?”
“关于——我能不能让你——”
“在一周内——”Hal又俯下了身子,凑到barry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让barry向旁边躲了躲。
“爱上我。”
Barry又直接红了脸,偏头准备说点什么,却在一抬眼看见了hal的侧颈。
属于人类的气味萦绕在他的鼻尖,搏动的血管一下一下撩拨起最原始的欲望,Barry的喉结上下滚动,他能感觉到有汗珠从脸上滑落。
【离我远点……】Barry绝望的想着。
“怎样?”【别……别过来……】Hal的话语略过耳侧,轻笑着的骑士显然并不自知。
【别……!】
尖锐的齿没入hal的脖颈,血腥味填满了口腔,灿金色的细小电流蹿过barry的衣物,消失在hal的盔甲上。
Barry满足的眯上眼睛,最原始需求的满足让他感到愉悦,忽视掉所有隐藏的其他,忽视掉不得不进行的伪装,在这、仅仅作为一个魔王。这很好不是么?

Hal能感受到barry的尖齿刺穿了他薄薄的皮肤,胳膊环住他的脖颈,摄取着他的血液,金色电流带来的麻痹感混着失血的眩晕让他有点支撑不住。最古老的传说,嗜血的魔王,他不该忘记的——独属于魔王的本性。
“Hey,barry?”数次乏力的挣扎后让hal选择了放弃,他的胳膊几乎支撑不住他身体的重量,这让他觉得很糟。
“醒一醒——Barry——!”他觉得自己几乎脱力了。
【我在干嘛?】Barry的大脑里突兀的钻进一句话。【对啊我在干嘛?】被本性支配的大脑渐渐清醒,嘴里的血腥味提醒着他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Barry瞬间的失神。
感觉到尖齿离开脖颈的一刹那,Hal整个人都向后跌去脱离了barry的控制范围。
手心本能的捂住伤口,Hal的脸色和嘴唇有点发白,半阖着眼看着始作俑者。
“清醒了……?”这是hal哑着嗓子的第一句话。
“……嗯……”Barry压着那一点最本能的冲动回了hal。
“本性?”
“……”Barry咬着下唇,把脸撇向一边,没敢直视hal的目光。
屋子里难得的有了沉默。
Barry起了身,Hal没动,就瘫在椅子上,保持着捂住侧颈的动作。
Barry安静的走向了hal,然后弯下腰重新贴近hal的侧颈。
Barry小心的、试探性的伸出手抓住hal的右手,又小心翼翼的带着它挪动,直到露出了那个伤口。
然后他贴了上去。
Hal有那么一会是想躲开的。Barry能感觉到。但他最后也没动,不知道是没力气了还是不打算反抗了,反正barry胡乱的感动了一把hal的信任。
“这算什么?”Hal笑的有点有气无力,显得无奈。
“……一点补偿。”“哇哦我以为没把我吸干就是一种恩赐了。”“……”
Barry没话接,他知道那是hal的玩笑,但他没话接。
Barry无言的准备起身。
脸侧的温热迫使他停了起身的动作,他被迫的抬头,对上那双温柔的蜜棕的眸子。
【我迟早会溺死在这儿。】这是barry心里唯一的想法。
Hal看见barry微微睁大的眼瞳,满意的勾了勾唇。
“告诉我barry,”
“……?”
“那不是你。”
“……可那就是我Hal。”Barry头一次觉得哀伤,委屈和各种复杂的情绪哽在喉咙里,酸涩感无由的传来。
“那就是我,被魔王的本性所掌控——即使我、我们可以隐藏住外在的东西,却没办法在松懈的时候隐藏住这些天性。”委屈的眨眨眼,Barry强硬的侧了头。
【这感觉真糟。】
“哦我甜蜜的小熊。”Hal调了调姿势,让barry能侧着身子坐在他的腿上。
坐在硬盔甲上的感觉肯定不怎么样,但barry毫不在乎,他只在意怎么才能让红透了的脸颊降下温来。
姿势的改变让hal能轻松的在barry耳边说话,他轻轻咳了一声,用低低的嗓音开始陈述。
“那不是真正的你,对吧?听我说完,乖~别激动。你是魔王,这没错,但你隐藏了所有会吓到人的外表,努力改变着本性,试着平和的进入人类的世界,试着和人类友好相处。犯了错会弥补,并且——”Hal又轻巧的打了个响指。好的又是金属碰撞声。“——你会在乎我不是吗?”
【神啊神啊神啊神啊神啊快让他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不是!没有!”
“这个我深表怀疑,嘿别挡着脸,挺可爱的。”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那么关于刚才的事——你觉得怎么样?”
【很糟。】“什么事?”Barry决定卖个傻。
“就是——赌约。”
哦天,居然是这个。
“反正都打赌了,不如加点彩头——”Hal自顾自地顺着话题往下说。
“我输了我嫁你,你输了你嫁我。怎么样?੭ ᐕ)੭*⁾⁾”
【不怎么样。】
“那个天才……”
“你准备堵多少?”Hal看上去跃跃欲试。
“什么?”
“你会用多久爱上我。我赌一周。”
“……我余下的所有寿命。都不会爱上你。听着hal,”Barry严肃了表情。
Hal也严肃了一波表示自己很重视。
“……你如果真的准备和我在一起,这是没有结果的。况且,你怎么能确定这是不是对魔王的新鲜感呢?而且你也看到了,魔王的本性,我稍有松懈就会出问题,你也看到了——”Barry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
“所以——到此为止吧骑士先生。”
“哇哦,我可从不畏惧迎接挑战。而且,认真的回答一下,我能肯定我对你绝不仅仅是新鲜感而已——”
Barry撑着hal的肩甲起了身,摆摆手表示不要再说了。Hal有点挫败的抚上侧颈,却没再摸到伤口。
……
我就知道他其实也是爱我的(*σ´∀`)σ
Hal捧心状。
“Bar。”
Barry停了步子,回身正对着hal。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Barry稍微愣了几秒后无奈的摆摆手示意他随意吧,Hal在心里给了自己一朵胜利的小花花。
指尖轻轻点在唇角,Hal回想着刚才的话语。
有趣。
余下的一生是吗?

——TBC.

发现了bug所以重启了一部分
拖的时间有点长抱歉。
后期肯定会大改,毕竟有bug是重新写的。

废话不多说,就是表示感谢!!!
谢谢愿意看到这的小天使!!!比心!!!
一定要早点睡觉啊!!!

日常艾特阿妈!!! @ASUI

以及,看完的小天使这么多按钮随便戳一个再走呗。
(或者你关注我找我聊天也行( '-' )ノ)`-' )←我)
↓   ↓    ↓   ↓   ↓对就这!!!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