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魔王的赌约(8)

我终于又搞出了一篇垃圾……
相当的伤心💔
想写小短篇(•̩̩̩̩_•̩̩̩̩)

欢迎捉虫˃̣̣̥᷄⌓˂̣̣̥᷅

OOC严重
以上

那么,打扰了。

八、契约


Barry睁了眼,感受到光线的刺激又眯了起来,迷迷瞪瞪的缓慢运转着思想,半晌后反应过来一直盯着的是自己家里的卧室屋顶装饰。
撑着柔软的床铺坐起身子,咂了咂嘴,然后下地去开窗户。

凉爽的风从海滨城的方向吹过来,大概吧。Barry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风力后又跌跌撞撞的走向了床,被垂下的被单拌了一下后径直跌在了床上,迷迷糊糊就准备再睡过去。

卧室的房门被小心的打开,Barry勉强的抬了一下头就又闷回了被子。Hal在门口张望了一会,目睹了全过程后无奈的笑了,迈了步子走到床边。

手抄到腋窝下把人整个捞了起来,Barry不满的咕哝了几声后顺势靠在了Hal身上,仰了仰头蹭在Hal的颈窝锁骨。

“现在感觉怎么样?”Hal低头,唇吻在Barry的耳廓,轻声细语地问了一句。
“唔……”Barry半转了身子,额头抵住Hal的侧脸,呼吸擦过了Hal的脖颈,没回上话。

“嘿……还在生气……?”Hal带着Barry转了转身,咬了咬Barry的耳尖。
“……没有。”Barry断然否认,掀起被子盖住了泛红的耳尖。
“你就是在生气。”Hal隔着一层被子蹭了蹭Barry的耳朵。
“……没有。”Barry又躲了躲。
“真没有?”
“真没有。”
“……”
“……”

Hal愉悦地向上托了托Barry,音调轻快:“你就是在生气。”

……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Barry挣扎了一会,Hal用手拨了拨被子把Barry的脸露出来,Barry迷瞪着眨眨眼后继续犯着困,Hal也就那么耐心的等着。
“嘿小懒虫……别睡了。”Barry再一次准备睡过去时Hal及时的叫停。

Barry愤愤的猛一转身挣脱了Hal的怀抱,落向了床铺。
有点冷嗯。
然后眯着眼试图保持清醒。

伸出手摸摸后颈,突如其来的电击感从指尖扩散至全身,惊的Barry一声“嘶——”的痛吟。
Hal再次抱起了Barry,小心的握住了他的手,询问Barry的感受,虽然Barry迷迷糊糊的也没怎么听清。

“疼吗?”
“……还行,不是很疼。”
微微的凉风从后颈掠过,Barry稍稍缩了缩脖子,然后清晰的听见了Hal的一句“痛痛飞飞”,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并付诸了行动。

……MDZZ。

“嘿先别着急睡,先把这个——”Hal轻轻戳了戳Barry的后颈,“处理了再睡。”
“……怎么处理?”

“小伙子们,希望我没有打断你们什么重要的事。”
“事实上,你已经打断了。”
“天,我心怀愧疚骑士长。”
“值得怀疑。”

人声突兀的显现在空旷的房间里,Barry费力的转了头,宽大的袍子彰显了来人的身份,兜帽坍塌下去形成的阴影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只能依稀的辨别露出来的嘴巴,微勾带着笑意。

“让我看看……”女法师慢慢往前挪了挪步子,步态端庄语气神圣。

“老天我就说这种袍子一点都不适合运动。”下一秒白光炸亮就出现在了床边伸出了手。
Barry的额头感受到了一片的温热,眯缝着眼睛盯着来人模糊的身形。

“嗯哼~”法师发出了个不明意义的音节,“很大方啊小魔王。”
指尖轻轻勾起擦过颈侧仍在刺痛的部位,亮蓝色的闪电在Hal眼前出现了一秒就消散不见,法师站直身子拍了拍手,满意的开口,“好了,大概再有几个小时就能恢复正常了,……不过鉴于他的特殊体质,就几分钟也说不准。”
法师干脆的撩起了半边的袍子,径直退到房门的位置,“那么——祝你们愉快。”
烟雾从法师的脚下开始产生,逐渐笼罩了全身,在一个狭小的区域里变浅后,法师没了影子。
“真是速度。”Hal盯着法师消失的地方出神,回过头问自家小魔王“感觉好些了?”
“嗯……好点了。”困倦感一丝一毫的抽离,Barry眯着眼睛慢慢起身。Hal手腕一勾Barry就又倒进Hal怀里。
“这是……塔尖的那位?”Barry顺其自然的躺好,抓住Hal的手挨个捏他的手指。
“……对啊”捏捏捏,捏捏捏。
“'她为风,她为火,她为万物,她为世界;她颠倒愿望,她修复时间……’这是塔顶房间里的石碑上写的,具体的我也忘记了。”Hal下巴磕在Barry头上,任由魔王揉搓指尖。
“……那你在我脖子后面画的是什么?”
Hal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还在生气?来来我教你啊。”说罢抓住了Barry的手,手心覆住对方的手背,在自己的左手手心上画着古老的图案。

最后一笔的时候Barry蜷了蜷被捏住的手指,阻断了笔画。
Hal笑着蹭了蹭Barry的脸,“这个只对魔王有用,对人类没什么伤害。”
被看穿的Barry气恼的咬上Hal的手,然后赌气在Hal的胳膊上连画了好几个。
Hal笑笑,瞄了一眼留着一个浅浅牙印的右手,搂紧了Barry。
“这是谁教你的?”
“嗯?”
“别装傻,一般的魔法阵不分敌我的。”
“你见过了。”
“什么?”
“教我的那个人啊。”
“……刚刚那位?”
“对啊(◦˙▽˙◦)”
“……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
“Hurt,bar.Hurt.”Hal的下巴抵在了Barry肩上,看着他无意义的在自己手上乱划。
“……那为什么——”
“Sweety~”Hal刻意拖长了音调,左手食指伸出抵在了Barry微凉的唇上。“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知道你还不快说。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我如果让你一个人跑,你会不会这么做?”
“不会。”
Hal双手合十,一拍,“所以你看,我如果想要和那些人周旋,你就必须一个人走,没有魔王在场我的身份能让我很方便的解释这一切,但是你又肯定不会自己一个跑掉,所以……抱歉啦小熊,当时也是有点着急。”

你就直说我是个累赘呗(இωஇ )。
Barry不开心的揪着自己的指尖。
Hal握住他的手,缓神缓气的接着补了一句,“而且你又是那种不肯伤人的类型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Barry不开心的继续捏Hal的手。
“哦我甜蜜的小熊~你要真是那种类型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凭你的实力。”
“……”
“不过认真的,是因为你太强了的问题么,为什么这一次魔法阵的持续时间这么长?”
Barry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Barry——?”Hal发现了。
“……”
“Baaaaaaaaaaaaaaaaaaarry——”
“好啦我说!”
Hal立刻安静下来乖巧的等着Barry开口。
小魔王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踌躇着开口,“那一次……就是我失控的那一次……”“记忆犹新。我伤好了别介意这个啦。”“不是,是之后我……那个……”“你亲我那个?”“啊啊啊对就是那个别提!太羞耻了那个!”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Hal撇了撇嘴。
“不过挺疼的。”“啊啊啊!都说了别提!”Barry涨红了脸,极力的阻止Hal。
“不我偏要——唔!”Barry一巴掌糊在了Hal脸上,死命按住了他的嘴,Hal双手举起做投降状,Barry才放了手。
“咳咳……天啊……小熊你要是把我闷死了以后谁娶你啊咳咳咳……”
“闭嘴!!!”Barry捂住了耳朵几乎要开始尖叫。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所以呢?”Hal重新环住Barry,两个人蜷成一团。
“就……第二次那个,我……混了我的血……”Barry越说声音越小,最后把脸埋进了双手托起的被子里。
“所以呢?有什么后果吗?”Hal心情蛮好的接着问。
“算是个单方面的契约。”Barry露出半张脸,眼睛眨了眨,保持着背对Hal。
Hal伸手托住了Barry的脸,扭过来正对着自己的视线,声音温和又带着笑意,见着魔王呆愣转为惊慌的眼神,Hal安抚性的搓了搓他的脸。

“说详细点baby bar?”
“唔咧厚[好。]”Barry抚上了Hal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别搓咛——”Barry偏偏头躲开Hal的动作。没挣脱,一脸哭丧继续接受蹂躏。
“乖~”

嘤。

——TBC.

连着两天晚上改着改着睡着了真令我惊讶(-ι_- )
现在看看文笔也真是幼稚

绝望……

你们要相信那个发蓝的闪电是蓝灯闪电!!!
(。•́︿•̀。)

总之现在是一万个感谢愿意看到这的小天使!!!给你们所有的小心心!!!˚‧º·(˚ ˃̣̣̥᷄⌓˂̣̣̥᷅ )‧º·˚

依旧艾特天使阿妈 @ASUI !!!!!

↓   ↓   ↓   ↓看这看这!!!(。>∀<。)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