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黑道AU]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发现拿错本子了很尬……
大概就是要拖一拖了……
存稿拖出来晒晒
@桅徕  小天使的点梗!!!
然而懂得不太多所以只写了一点……
瞎写……
不会排版……

黑道无能力AU
OOC严重
欢迎捉虫
以上!

那么,打扰了。

这真的是太糟糕了。

当然,如果有任何一个词能比糟糕更糟糕的话,Barry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掉糟糕这个词改用另一个词的。

并非是他夸张,而是他这一天,都实在是——

太糟糕了。

他或许就不该乖乖听话去见几个完全陌生的人,不该接那个未接来电,不该出机场的大门,不该下飞机不该上飞机,不该买票,不该准备来海滨城,不该打算偷偷给男朋友一个惊喜……

总之他大脑高速运转着倒序埋怨了一通这一天。

总之没有埋怨到他的男友身上。

真是个秀恩爱的好习惯Barry先生。

他现在感觉他的肺快要炸掉,喉咙里仿佛滚着一团烧得滚烫的碳石,上面还覆了一层痰一样的膜,浑身的肌肉酸痛,连骨头都几乎咔咔做响却完全不敢停下步子。

该死的,海滨的绿灯什么时候这么有领地意识了。

他依旧没命的向前跑,机械地迈动着步子,在交错复杂的街巷中靠着之前稀薄的记忆艰难穿行,枪声在他身后稀稀拉拉的响着。

他觉得自己快要跑断气了。

多可笑啊,以办事速度和效率著称的闪电家的老大被人追杀时死于——心力交瘁——或者是别的什么名词?他的大脑一片的混乱根本来不及组织语言。

不不不不行,这理由太逊了。虽然不能算是个全黑但好歹在黑白两路也都是吃得开的,这种消息简直有损他的颜面。

身后的枪声远了,但他来不及庆贺,不利索的停下来后抖着胳膊喘着粗气摸出手机,略显慌乱的按下开机键。

他还从未觉得一次解除手机锁屏的时间会这么漫长。

黑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闪电的图标。Barry手抖的几乎要握不住手机,空气在他肺部大进大出,擦过喉管时间歇带来尖刀削过一般的痛觉,他像上岸了的深海鱼种般挣扎着喘息。

第三次他终于输对了密码,身后却已经能听见人声。

Barry如受惊的小猫般警觉的回了次头,又尽可能轻的迈开了腿,都没来得及在脑中骂人,继续向前跑。
一面跑,一面试着点出拨号键盘。上帝啊他还要注意着前面的路。

所以Wally的号码到底是什么来着?!

他的脑子几乎要乱成一锅浆糊。哦天,他好像看见了他的男友?不那就是Hal!

他或许本应该上前轻拍他的肩给他个惊喜,或者冲上去扒肩捂住他的眼睛笑着问“猜猜我是谁?”,或许他应该……

总之不管他原先应该怎么做,或者他先打算怎么做,他只是冲到了对方面前本能的抓住了他的手,用力向前拖了几步——他觉得这个举动消耗了他所剩余的大半力气,然后向身后还神情复杂的Hal吼了一句:“跑!!!Hal快跑!!!”

Hal的眼里原先还是一种惊恐喜悦和不解的情绪,听了他的话便跟着他跑动了起来。

“小熊你怎么来了?!为什么要跑?吃太多给不起饭钱了?”

Barry没有心情理那个半调戏的玩笑,只是难得的很不耐烦地回头吼了回去:“一会和你解释!”

Hal乖乖闭嘴,吐了吐舌头跟着他的步子。而他却体力不支了——或许是那种见到男友的安心感,总之他开始感受到身体各处过载的信号。

经过一个不起眼的门房时,他狼狈的撞开门倒了进去,Hal进了屋子并关上了门。他们运气似乎不错,这门连着的似乎是某个废弃了很久的仓库,杂物和灰尘几乎充斥了不大的房间,中心偌大的架子和上面的大量物品至少占掉了一半空间。

Barry倒在地上没命的呼吸,Hal则稍显从容的在他身边坐下,不过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就这么无言的平静自己已经过度的呼吸,汗水大滴地淌下,丝毫不在意屋子里随处都能彰显年岁的灰尘。管他的呢,反正Barry身上几乎没一块干净的地方了。

而Hal?也差不多。

喘了大约五分钟以后,Hal蹭了蹭鼻子说了第一句话。

“为什么要跑?”

Barry呻吟着翻了身,抹脏了另一边尚且干净的衣服,心脏在胸腔里「咚咚」的像是要跳出来。

“有人在追我。”他感觉自己好像一年没喝水了。

“哦,是谁?”Hal喘着气,还显得蛮有兴趣。

“……GL?”Barry又轻声呻吟了一声,眉毛痛苦的搅在了一起,被男友扶起身后又成功弄脏了他的夹克。

“哇哦,为什么?”Hal提出了疑问,拍拍Barry的后背帮他顺气。

Barry愣住了。

对啊,为什么?

几个月之前的那个案子查实了,不是闪电干的是有人栽赃,平常隔着城市两个团体也打不到一起去,井水不犯河水,最近也没听说谁挑事……

Hal用鼻息轻笑了一声,伸手理了理自己棕色的头发。

Barry百思不得其解,干脆顺势躺倒在Hal腿上,摸了手机准备打电话给Wally。

然后他看见了。

Hal的右手。

以及上面泛着微弱光芒的戒指。

他警觉的跃起,危险的眯了眼,无视身体各处向他叫嚣的抗议。

Hal依旧从容的顺着头发,然后站起了身和Barry对视。

身高差有时候真是个好东西,比如说Barry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和面前站直了的男人平视。

拇指抬起准备悄悄拨出电话,却被对方抢了先机。手腕被温热包裹住向架子边轻轻一磕,酸胀的肌肉已经没了多余的力气,手机从已经无法用力的指缝间滑落,后背撞上冰凉的架子让他不得不抱怨的呻吟一声。

Hal右手转过接住下落的手机,左手依旧包着Barry的手腕防止他受伤。看清了手机上的内容后调笑的挑了半边眉。

“Wally?现在大概被Kyle养着呢。”

然后视线落向他。

“真是个好救兵。”

Barry挣扎着伸手试图夺回自己的所有物,却被对方一胳膊横过来限制了右臂的自由,肌肉被挤压的酸痛让他闷哼出声,然后就紧接了一句——

“Holy——”

生死边界后刀剖般的喘息加之完全不利的境地终于使Barry的耐心告罄,往日的好脾气不复存在,一句脏话没骂完整,下半句却又直接咽回了肚子。

Hal的舌尖在唇唇相离时点上Barry的唇,描绘出甜美的形状,没掺多少情欲却让空气迅速升温,离开后又极其情色轻佻的勾了勾嘴角。

手机贴着腰线向下滑进兜里,末了还被人轻轻拍了拍。

“乖,别骂人?”

Barry憋了半肚子气,酝酿了半天,最后也只是堪堪吐了句“为什么?”

对方没回答。

“为什么?!”他又提高音量问了一遍,“把我耍来耍去的很有意思对么?”

……

壁咚、对方刚刚还亲了他、力气没人家大而且现在气还没喘匀、在人家怀里还敢铿锵有力的发问。

Barry Allen你很可以的。

英勇无畏,英勇无畏。

然后不出意料的他又被亲了。

对方轻快的鼻息擦过他的额角,这让Barry一阵的心神不定,睁了睁眼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然后眼睑开合的瞬间就对上了湿润温和的蜜棕色漩涡。

溃不成军。

Hal弓了点腰,和Barry平视着,言语里带着不可言说的温柔,剧烈跑动后略嘶哑的嗓音刻意压低,缓缓在Barry耳边炸响开。

“因为我大概是真的爱你。”

饶是听多了男友套路的Barry也抵挡不了那认真又极度真诚的眼神,何况还有低音炮加成。

他的眼中仿佛能融进星辰大海,仿佛能包裹住世间所有最美好的事物,此刻却盛满了他。

他的倒影充斥了那平静又毫无波澜的热可可,宛若漩涡中心一点小小的指针。

仿佛在向全世界宣告他是他的唯一。

“可这有什么关系?”他软了语气,泄气的皮球似的缩下去——他是真的累坏了。

“Well——well——well——”Hal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降了调子,扶着他的胳膊带着他慢慢坐下,开始轻度地揉着Barry那些处于高度紧张的肌肉块。“毕竟以普通人的身份出现事情会简单的多不是吗?”

Hal藏了半句话,但Barry听懂了。也对,他们这种人戒心最重,要是开始就坦诚公布身份,估计他们两个现在还都在各自的城市里喝咖啡,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况且我没有对你隐瞒什么,从来都没有。”

Barry撇了撇嘴,看着那好看到过分的脸只觉得讨打。

“真的。只是因为你没问而已。”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Barry死鱼眼。

所以这就是你偷吃我布丁的原因?

“而且多大点事啊,一个电话就完了,待会给你报仇啊乖,不气不气。”

“……”行行行你的地盘听你的。

“好了,能走了么?或者我背你?”Hal起了身子,朝他伸出了手。

“去哪?”Barry不明真相地覆上那指节分明带着骨感的手,借力爬起,开始扑打身上的灰。

“还能去哪。”Hal笑出了声,好笑的帮Barry扑掉灰尘。“先回家洗个澡,然后带你去吃饭。”Hal上前两步,开了门,回头应答他。

哦。Barry收拾的差不多了便默默追上去,右手钻进男友的手心,笑着又问了句:“然后呢?”

“然后啊……”Hal步子没停,握住了小男友的手。

Hal回了头背对着蔚蓝的晴天朝他笑的温柔。

“然后就把你圈养起来。”

Barry笑了,正对着金色的阳光。

“好啊。”

——END.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识了。”

人尽皆知,绿灯以英勇无畏出名。

“大可试试。”

而绿灯和闪电,亦是人尽皆知。

(感觉这个结尾不太好所以就断了ORZ……)

以及这是之前写的一点东西,觉得还蛮贴这个?但是时间线卡不上就当做Hal成为绿灯之后隐瞒闪闪的那个阶段吧……
好OOC……
就凑个字数……

Barry在一瞬间的愣神之后本能的反手迅速摸向腰侧,奈何对面的人似是还要快自己一倍,枪刚刚被拔出来就易了主,手腕上的钝痛清晰的提醒着Barry这一点。

赤手空拳?听上去可真不是像是个好消息。

枪保险被拨开的声音在黑暗里清脆的响起,紧接着右侧的太阳穴微微的压迫感似是已经写好了结局。Barry闭上了眼睛,不是因为恐惧,更像是作为人的一种本能——
对自我的一种虚假欺骗。

但他又在期待着什么呢?

听上去就可悲透了不是吗。Barry微微分了下心略做感叹。认真的,他都双手举起了对方还想怎样?

黑暗仍在寂静的等待着结果。

随后,Barry感受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唇,温暖柔和而且湿润,却又带着泄愤似的轻微的啃咬,又似乎很无奈。感受到了Barry的逃离意图,又轻扣住了他的后脑勺,更近一步的加深了这个吻。

哦天哪Hal,天哪。他这么在心中想着。

他快要窒息溺死了。

在情事这种问题上,Barry从来都不是老练熟练的那一个,所以没过多久他就彻底认输了。

腰被环住禁锢在对方的怀里, 原先举在头侧的双手此刻已经攀上了Hal的肩膀,下巴微抬的认真回应,顺着Hal搅进自己口腔的物什并与之纠缠,因为受不了挑逗还发出了小兽般的呜咽。

糟透了。终于被放开了的Barry这样想着。

扯出的银亮细丝崩断后落回嘴角被人吻走,Barry没怎么在意,依旧贪婪的汲取着空气,微凉的空气正大股地涌进他的肺里。

而Barry就维持刚才的姿势贴在对方的身上,抬着头,还没缓过劲来。

即使多米诺面具投下来的阴影遮住了大半张脸,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遮掩不住的笑仍是在对方的嘴角荡开,落在Barry眼中。

笑起来好看的有些过分了。
Barry混沌的大脑里只有这么一句话。

保险又被拨回,伴随着“唰啦”的一声。枪被塞回了枪套,另一样东西被交到Barry手里,还带着对方的体温。
是弹夹。
熟悉的形状令Barry立即辨认出了这小巧的东西。

我又不会朝你开枪 Barry有点忿忿不平的想。

然后他又被拉回一个怀抱,松开后顺毛一般被摸了摸头。
动作轻柔。

Hal后撤几步撑着窗台,嘴角再一次勾起给了他一个微笑,食指中指并拢行了个略带痞气的军礼后,翻窗飞走。

Hal绝对是开了一枪。Barry这么想着,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心口被什么击中了。

他后退几步靠着墙,双手捂住了半张脸,脸颊不受控制的开始升温。

他笑起来好好看////// ////// //////
摸头的时候好温柔 ////// //////

——没啦!

这一点当时的设定有点偏警匪,所以和前文可能不太切合。

Hal的身份还没定,大概就是同居半确定关系后Barry还在猜Hal的另一个身份的时候(不是灯侠,灯侠身份已知)的片段。是个小甜饼,Hal肯定得有个好身份但我还没想好(smoke)

总之当成两个独立的片段来看吧……字数实在是凑不上了……

黑道和警匪共同达成!!!骄傲!!!
( '-' )ノ)`-' )←我

谢谢愿意看到这儿的小天使˚‧º·(˚ ˃̣̣̥᷄⌓˂̣̣̥᷅ )‧º·˚我这么垃圾还愿意关注我的都是天使,是天使……

↓    ↓    ↓    ↓小天使看这儿❤❤❤?!

评论(1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