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断路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
我是!咸鱼!我的宗旨是!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开心就好。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混乱更新。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君九生雨令无灾。

[绿红]21克拉的爱(下)

耶!马上考试了如果没考好就彻底拜拜……
耶真刺激

欢迎捉虫!
OOC严重!
以上!

那么,打扰了。

The Fifteenth Carat.

Hal其实一直很后悔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没有变出个更好的东西来困住Barry。
还有那糟糕的言论。

不过现在他已经“困住”了闪电侠了。
用他的一片真心。

The sixteenth Carat.

作为超英,磕磕碰碰,这两个人大概是免不了受伤什么的,大大小小都有。
Barry到还好,闪电侠神速力加持,断了骨头几个小时也还能长回来。但绿灯侠不行。
而偏偏Hal Jordan本人又是个爱冒险的性子。
这就使得Barry在帮他包扎时总是控制不住手上的力道。
“Ou——ch,轻点轻点小熊,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了。”
Barry给了个一脸冷漠
“嘿我可是个伤员呢。”
“那就拜托你行行好Hal,稍微担心下自己,别总是冲在最前面。”
“我那可是——”“好的好的绿灯侠先生——”Barry拖了长腔,有点强硬的合上了急救箱的盖子。Hal见状就没在说什么。
空气安静了很久。对这两个人来说。
“……我会心疼。”Barry的指尖搓紧白箱的边缘,咬了咬下唇。
Hal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伸出左臂揽Barry入怀。
“可是你在那。”他轻声轻气的回答。
Barry什么也没说,只是靠着他的肩膀。

“下次小心。”
“好。”

The seventeenth Carat.

从宇宙回来的宇宙片警最喜欢干的是什么?
除了和小男友缠缠绵绵黏黏糊糊之外,Hal也喜欢泡吧。
不可避免的会被人灌酒。
天,Barry很受不住这一点。Hal很容易被激,偏偏酒量又没有那么好,而被激到的Hal倒是经常会为他挡酒。
他虽然确实会感动到。
但是认真的?闪电侠500度的酒不带怂的。
所以带着喝醉的Hal回家也成了他的日常之一,没到这种时候,他都不得不拿出对小孩子的温和态度慢慢劝着Hal,顺带还要应付Hal一些突如其来的动作。
那感觉真的是和反派大战百场还要心累的存在。
Hal喝醉也并非是意识全无,所以Barry艰难的拖着一个醉鬼回家后,还要应付一些Hal有意识的幼稚行为:要亲亲要抱抱这种。
总之最后的结果一般是Barry被拐上了床。
Hal偶尔也会装醉,然后等Barry费尽力气带他回去后,突然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压入怀中。
然后把不满的小闪电操到哭出来。
这对Hal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无论怎样结果都是一样的呢Barry先生。

The eighteenth Carat.

对于闪电侠来说,恋人最贴心的行为是什么呢?
可能是记得他对吃的所有喜好吧。
按常理来说这不是什么容易发生的事件,毕竟闪电侠并不是个挑食的主,而且吃的很多,不是一般的多,是特别的多。
但就是有人做到了。
绿灯侠从不畏惧任何挑战。
Hal可以从从容容的背出Barry和他明确表达过喜欢的食物,并且在炫耀这个技能的时候,成功的让Barry脸红成和他制服一个颜色。

我们是在讨论喜欢的食物而不是在开车Hal先生。
请您停止使用‘牛奶'这个单词,谢谢,闪电侠快要跑掉了。

The nineteenth Carat.

Hal和Barry经常会在闲暇之余玩玩好警察坏警察的游戏,当然是以绿灯侠和闪电侠的身份。
某次Barry以诸多丰厚条件换来了当坏警察的权利。
当那句“我就会……非常生气。”脱口而出时,他眼角余光中Hal的捂脸动作就让他感受到了一阵不太妙的气氛。

Hal Jordan请你自觉去睡沙发。

The twentieth Carat.

Hal空闲下来时会带Barry去看星星。对,在宇宙里。
那他们会干什么呢?
至少他们求过婚。
啊不对,是Hal求过婚。

绿色荧光中人,在满天星点的背景中拿出戒指时,Barry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想跑来着,可宇宙是绿灯侠的主场,先不提他跑不跑的了,就算是跑了也跑不出三步然后就被人提回来。
他不太自在的在荧绿的浮块上扭了扭身子。
Hal单膝跪在了他的身前。
Barry偏头看向了别处。
“看着我,小熊。”他这样开了口。
Barry纠结了半天后,败给了Hal难得的耐心,小心翼翼的抬了一下眼皮,然后转过头来盯住了Hal。
“你是否愿意……”Hal的声音轻柔,嘴角坠着笑意,左手缓慢的抚上他的右手。
“我以为我是没的选的?”Barry无奈的扁扁嘴,顺从的伸出了手。
“怎么,你还想跑?”Hal的声音依旧轻缓,带着沉稳的沙哑声。
Barry沉默了一会,看着戒指套上他的中指,没忍住的笑开。“我觉得我是跑不掉的?”
他向前弓了腰,鼻尖点在Hal的额头。
“而且我没想过要跑。”
“……那么你是否愿意嫁给我呢?”Hal空出手捧住Barry凑过来的脸,慢慢起身。“Barry Allen?”
“我愿意。”不得不说Hal认真的念出自己的名字时还是很性感的。Barry在心中悄悄脸红。

他们接吻,在漫天星辰的见证下。

The Twenty-first Carat.

他爱他。
爱他的一切。

他即为填满他心脏的一切。

人的一生终止后,身体会减少21克。
有人浪漫的称这为‘灵魂的重量'。
那他会承载着什么呢?

我觉得是爱。
因为,
唯爱永存。

他即为他的‘21克'。

——END.

耶完结!
尝试借欧!

21克是网上说法加上了个人理解,没有什么科学依据请注意。科学讲法是没有灵魂这一说的,科学家们认为这可能是某一器官或者是某些物质。
私设如山。

写的乱七八糟马马虎虎的,希望自家大宝贝不要嫌弃……
算了我自己都嫌弃的要命¬_¬`
悄咪咪艾特 @韶华摇啊摇

谢谢愿意看到这的小天使!比心!!!❤❤❤❤❤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