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路声控Christmas灯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我有酒
我们当然有故事。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永久长久的保持缄默。

矛盾结合体。

多谢你的信任,请多指教。

[绿红]论发烧时的男友力(整合)

整合,发现没写多少字……
留个念想吧,没改的……
抱歉当时伤害了各位的眼睛……

闪电侠发烧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小事,因为神速力显然并没有起到如同往常一般的效果。

嗯哼让我们从事情的开头说起吧。

当然是个小魔法师。

小女生看起来才刚上高中,似乎是因为咒语失灵所以被传送到了地球,受到了惊吓就本能的防御性攻击了一下。

闪电侠最先到达了现场,费了点劲友好沟通了一下以后对方急切地表示愿意收手。

但是稍微出了点差错。

正联其他人员各种方式的出场把小女生吓得不轻,手里的法杖boom的炸开就向周围放出了一圈白光。

突然到即使是是让闪电侠也没能避开。

光芒散尽以后事故中心的闪电侠晃了几下就向地上倒去,倒在了一团绿色“编制物”上。

场面一度十分寂静。

闪电侠半倚到了绿灯怀里,小女孩站在旁边不停地道歉说自己当时太紧张了。并表示她一定等一切恢复正常以后才会离开。

然后顺手用魔法清理了现场。

整洁如新。

姑娘你别走了!!!正联给你加鸡腿!!!

果然蝙蝠盯特别可怕。绿灯侠扯了个笑说到,收获了一记仅有超人能看得到的蝙蝠氏白眼。

“他大概还要过一阵才能醒。”女孩小心的提了一句。

“他的……特殊能力可能也会受到一定的抑制——用来抵抗魔法侵入体内的部分,有点类似……嗯……”

“感冒?”

“对!!!”

“这么简单?”

“也不算吧……毕竟他是个……守护者?别这么看我啦!真的不严重啦!他长得这么好看我怎么会伤他QWQ”

“……”

“真的啦QWQ”

“Well……谢谢?……以及你怎么看见他的样子的?”

“……就……看眼睛?”

“Okey……”

好的以上就是事件的经过。之后当然是各回各家连打扫战场都省了。

闪电侠被抱回家后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就醒了,这让Hal松了一口气。

事情至此还在正常范围内。

阳光刚刚透过窗帘缝带进灿明时,Hal艰难的睁开了眼睛,他感觉锁骨附近抵着一团滚烫的物体。头脑猛的清醒,低了低头就看见Barry泛红的脸颊和有些苍白的嘴唇。

“Barry?”

Hal不确定的喊了一声。怀里的人轻轻抿了抿唇,没做应答。

“Baaarry?”他语调轻缓的又喊了一声。

怀里的人往他胸口贴了贴,眼睫毛微微地颤了颤后露出了一抹蔚蓝。

“唔……天才……几点了……?”

嗓子像是火烧过一样,头有点痛感觉在发胀,整个身子都轻飘飘的,这感觉让Barry觉得糟透了。连声音也软绵绵的没有任何气力在里面。

就像小奶猫一样。Hal在心里追评一句。

“好的小熊,你发烧了,乖乖躺着别动,我去帮你请假。”

把试图挣扎着起床的Barry重新拥进怀里,安抚性的拍了拍后背,Hal对Barry这样说到。

怀里的人反驳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因为身体不舒服又乖巧的窝回Hal的怀抱。得到了一个在额角上的吻。

Hal在帮Barry请假解释的时候收到的完全就是“噫又欺负小Barry”的语气。

Hal觉得自己有点冤。

明明昨晚因为barry觉得累洗漱完了就休息了,还是Hal坚持才把barry的头发吹干,结果吹到一半barry就支撑不住趴到他的肩膀上睡着了,hal帮他把头发吹干后肩膀都麻了,他把barry抱回了卧室,单方面晚安吻后什么都没干就直接睡了。

所以你们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TBC.

啊对了,绿红这个时候的设定是在交往中,但是全世界都劝他们快去结婚,因为这两个人相处模式比结婚了还让人觉得没眼看。

但无论如何女侠你吓到小孩子啦!!!

绿灯将自家昏迷的小红人抱了个满怀,多米诺面具遮不住的担忧外溢而出。盯着小红人阖着的眼睑和阳光下泛金的长睫毛,看的出神。

这是女孩所看见的。

她转向旁边的人问了一句。

“他们是不是一对?”

“已经结婚了。”得知闪电侠没事后的神奇女侠一脸冷漠。

女孩受到了惊吓。

“喂???绿灯先生?!”女孩的声音破空传来。

“是我。不用那么大声我能听的清。”

无力吐槽称呼,Hal用手按了按耳朵的边缘抚平有些震得发痛的神经,同时向半关着的卧室门口看了一眼,无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怎么了?”

“啊啦抱歉抱歉先生,我之前没有用过这种通讯方式。是这样的先生,我和你的……朋友们?大概搞清楚了那个魔法了。”

“是什么?”Hal攥紧了手掌,预测着接下来可能的回复。

“使用的原理我想您是不会想要知道的,所以我就直说了——”

Hal屏住了呼吸。

“表现大概就是会高烧几天,等退烧后完全好了之后他就会恢复成原样,所以请别太担心。”

攥紧的手心瞬间舒展开来,Hal挺了挺刚才微弓的腰背,语气间竟难掩一种放松的舒适感。

“是这样啊,谢谢了。”

“不用谢!!!”

“对了超人?”

“嗯?”超人的声音传进了hal的耳朵。

“……代我向老蝙蝠说声谢谢。”

本来一开始是超人接起蝙蝠侠的通讯器的时候hal的脑子里还是一片弹幕刷屏,但超人随后解释说,蝙蝠侠为了弄清这个魔法可能引起的所有症状熬了一个通宵,刚刚才被劝着躺下了,Hal内心的弹幕群就消失了。

于是在折磨了自己下嘴唇半分钟后终于说了刚刚那句话。

“好的没问题。”语调带着笑意传来。

“啊啊对了先生!!!”女孩的声音又急切的传来。

“什么?”

“这是因为魔法引起的非正常机体反应所导致的高烧现象,”

“……所以?”

“所以完全不会传染!正常的亲密接触也不会带来任何的「麻烦」,也包括K……”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再见。”

“……iss……”

……

“QAQ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没有没有你做的好极了咳嗯。”

“QAQ”

女侠你别憋笑啊!!!你别憋笑啊!!!

Hal回到卧室时,Barry用被子把自己包住团成一团,遮着半张脸露出微眯着的蔚蓝的双眼,盯着门口。

好像等着主人回家的小猫。痴汉hal捂心口。

“OK baby ca……bar,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唔还好……以及天才……你……刚才想说什么?”Barry挪了挪身子让hal在床边坐下,哑着嗓子问。

“你感觉怎样。”Hal面不改色。

“……上一句?”

“Baby bar.”Hal打死不从。

Barry长舒一口气后再次发问。

“所以你刚开始准备喊我什么?”顺带眨了眨那蔚蓝的眼睛。

“Well小熊你刚才太可爱了我一时冲动所以才……”

“所以……是……?”

“Cat.”

“……?”

“我道歉我道歉,但真的小熊你根本无法想象我刚才一进卧室的时候……”

“喵。”软绵绵的猫叫阻塞了hal所有的话语。柔软的声音没有任何气力在里面,充斥着满满的撒娇意味。

Hal一时没反应过来。

“像这样?”笑容在barry脸上晕开,趴在枕头上带着满足看着hal有些发愣的脸。

“以及天才,对于那个问题,我觉得稍微有点冷。”微笑依旧没有退散,一副大获全胜的胜利表情就这样明晃晃的印在hal的眼中。

Hal受到暴击,HP—∞。

——TBC.

那个符号是正无穷的意思。

“忌荤腥油腻的食品,平时的高脂高蛋白质的垃圾食品一概不许吃……”Hal一边把另拿出来的被子放开,一边看着床头柜上barry手机上刚收到的信讯。来自正联,这次应该是vic帮的忙。

真是谢谢了。

Hal从橱里拿被子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劲才没让自己像个担心过度的老妈子一样把所有的被子都翻出来,最终只拿了barry之前专门给他准备的被子——他们现在可是同盖一床被子入睡。

凭借着这个意志力,Hal在心里给自己一朵小红花。

好的一口狗粮。切。

“还有零食,冰淇淋尤其别想。”Hal继续淡定放被子。

“喵!!!”Barry放弃了一脸哀怨地盯着床头柜的行为,猛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今天撒娇无效。”用被子把小男友裹严实后,Hal把barry从枕头里翻出来,阻止了闪电侠试图把自已闷死在枕头里的行为。

“乖啦baby bar,好了以后随你怎么吃都行,但现在,退烧药在哪?”

Hal此时显得微凉的衣物无意间蹭到了barry的额头,本能的蹭了蹭后就完全放飞自我,大脑混沌一片完全没去想药品的位置。

好凉好舒服喵~

Hal希望有生之年能拿到属于自己的终身成就奖,他居然找到了那个神圣的白色方正小箱子!

当然他现在只想给自己止个血,他也很绝望啊谁让他家小猫这么可爱呢。

总之barry继续窝在了hal怀里,吐槽着hal像老妈子一样,乖巧的任由hal给自己贴上冰贴盖好被子。

“我一会出去买点东西?”

“好——”

Hal低头准备亲吻barry的嘴角,却在半空就被barry用食指轻阻住了唇。

“还是不了天才,我毕竟是发着烧呢。”

语气中夹杂着小小的无奈与失落。

言罢,Hal就嘴角微勾笑了起来。

“不巧小熊,我之前得到了个消息。”

“?”

“你这次的情况是完——全不会传染的。”

“……倒也算是个好消……唔咛……天才你!”

脸颊骤然升温,即使是发烧状态也能看得出来,而始作俑者目前正笑的一脸无辜。

“好了好了不闹了,乖乖躺着啊。”

再次成功阻止了barry准备闷死在被子里的行为后Hal不得不赶快顺毛安抚,得到了barry一个毫无威慑力的瞪视。

啊好可爱……

您的好友[痴汉hal]已上线。

小红人假装很愤怒的卷着被子转身不去看hal,被扑到床上的hal连人带被轻揽入怀。

“乖~我很快回来,乖乖睡会,嗯?”

温热的鼻息扫过耳廓,话语里遮掩不住的低沉性感和宠溺。

“//////嗯。”耳尖通红的barry心虚的用被子遮住了半张脸回应道。

即使他现在背对着hal。

Hal放开了barry,最后一声轻笑扫在barry耳畔,惹得小红人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笑//////笑什么笑!!!//////强奸人家耳朵//////!!!

Barry在两个小时以后再度醒了过来,他不需要睡太多,昨晚良好的深度睡眠本应能让他恢复到最佳状态。Barry只感觉头疼后背疼喉咙疼四肢酸胀,鼻腔呼进呼出的气体火烧一般燎过皮肤。

总之感觉糟透了。

嘤好难受QAQ

抬头发现床头上轻飘飘的绿色贴纸,仔细聚焦后barry的嘴角扬起笑意。

[Baby bar~如果醒了,乖乖躺着等我回来OK?——爱你的hal.]

感觉自己突然成了易碎的玻璃娃娃。Barry在心里小小吐槽了一下。

本着不能总麻烦别人的心态,barry还是打算试一下自己去洗手间。然后再起身的第一秒就被头脑的沉重感深深打击。

冰贴‘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头轻脚重的错觉感让barry本能的扶了一把身边的物什。

‘咣啷——’

水杯被不经意的扫倒,水缓慢的在地板上蔓延出图案。Barry用了足够长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是hal出门前给自己准备的水。

我男友真贴心爱嘿嘿。

终于从洗手间出来了的barry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人生的考验,晕眩感迫使他又扶着门框站了会。

下决心一鼓作气冲回床上,然而到达床边时出了点小意外。

之前撒在地上的水因为头晕目眩的虚弱感完全不想低头barry就没收拾,而现在,这些水给他造成了一些小麻烦。

脚下猛地一个趔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barry在心中尖叫感叹一声,身体的极大不适感和目前的悬空感令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希望不会不会被玻璃渣扎到。

Barry在心里颓废的想。

惊呼从门口传来,然后是一阵‘丁零当啷’的响声,莹绿色从barry微眯的眼缝中挤入,随后,他又跌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Hey baby bar——你还好吗?”声音从头顶焦急的传来,带着不稳的呼吸,给了barry满满的安全感,嘴角无意识的绽开微笑。

“哦hal我感觉糟—透—了—。”

感受到男友的视线带上了焦虑,Barry又轻轻的开口。

“但我没事,相信我天才。”

他的男友,就在这。

——TBC.

Barry被hal横抱起,放回床上。

视线缓慢的从hal的额头描画到下颚,最后重新对上了hal微皱的双眸,心虚的缩了缩,睫毛扑闪扑闪的。

Hal长出了一口气后向右偏了一下头,“Well baby bar……” 对上那双无辜湛蓝又略微湿润的眼睛,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你……”

“那个hal我可以解释……我真的不想太麻烦你让你辛苦,所以我就……那个我道歉好不好?”手指打着转拨弄着被子边,语气相当委屈。

“……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受伤。” 笑容无奈的勾起,双臂在胸前环起。

“你为什么会认为这是麻烦小熊?能为自己的男友做点什么令我很满足,我觉得这是我的殊荣,嗯?”

hal真是个撩人博士,声音苏到爆炸。

Barry在心里默默放弃自我,任凭自己沉迷在这声音里。

“嗯。”伴着一个扬起的笑脸。

“所以,一切都交给我,好好休息?” “好的。”尽管还是很难受,但barry还是尽量给出一个显得坚定的回复。

好乖。

“好好休息,我收拾一下很快就过来。” 乖乖闭上眼睛缩回被子,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Hal算是松了一口气,转身出了房间,轻掩房门。

当视线扫过门口时hal在双手捂脸。

门口有一个购物袋,里面的东西基本已经散乱在地上,红艳艳的番茄已经滚出了两米。

至于里面的瓶瓶罐罐,Hal只祈祷不要碎掉就好。

刚刚看barry快倒下了就什么都没管跑过去接人了,东西就随手一丢完全没在乎,光集中注意用灯戒变了个软垫接barry。

Hal一边挽袖子一边在心里哀嚎了一声。

等到hal收拾完残籍再回到房间时,barry看起来已经睡熟了。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蹲下,盯着小男友的侧脸,最后轻轻落下一个吻,转身准备离开。

“天才……”

“唔?”

“我还没睡呢……”声音里饱含倦意,眼睛却微眯着酝起笑意。

“……猜到了我会来所以撑着没睡?”

“没……之前睡得太多了我现在根本睡不着……”

“……”

“爱你。”

声音透过被单传出来有点发闷,伴随着这撒娇一般小语调的,是barry伸出两手的食指在空气中小小的画了个爱心,余下的手指抓住被单盖住半张脸和手心, 漏出那微眯着、还带着水汽的蔚蓝眼瞳。

可、可爱!!!

Hal再度受到暴击。

“嗯咳爱你爱你。”

——TBC.

闪电侠发烧的第三天。

“天才我真的感觉好的差不多了,你看我现在除了有点轻度感冒的症状之外我能跑又能跳的!”

“好的baby bar我知道我知道了,但你毕竟没全好不是么,总之先松手。”

“不我拒绝!”

“乖~松手。”

“Hal你这是非法监禁他人人身自由!!!”barry几乎要开始尖叫了。

“嗯哼鉴于中城义警离线绿灯代班的情况下,我说了算小法鉴官。以及你不是他人,你是我男~朋~友~”

最终还是hal暂时取得胜利,将barry禁锢在了双臂与沙发间的小空间里,身子前倾。

双方呼出的热气就这样相互拍打在对方脸上,交织出暧昧的气氛。

两人手上各攥着被子的一角,但已经没有了继续上一个问题的打算—— 关于是否要用被子裹好闪电侠的问题。

“铁血政权。”任由男友把自己再度裹严实之后,Barry很不服气的吐出一个词语。

“Well小熊~,鉴于我知道你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以及投诉我的‘不近人情’,大概吧。我就不纠正你的用词了。”

Barry相当不服气的把头偏向一边,带着浓重的鼻音回了个音节。

“哼。”

小傲娇。

Hal陷进barry旁边的沙发,用手指了指桌上装着温水的马克杯,“把药吃了?”

Barry连人带被砸进hal怀里,得到hal假意地痛呼一声后坚决的向左一偏头,气鼓鼓地。 “不!”

“乖啦~”

“不!”

“Baby bar~”

“不。”

“哦拜托小熊行行好?”

“不。”

“说真的小熊。”

“?”

“你这算是在撒娇吗?”

在当事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当机状态,Hal环住barry的腰侧,头往barry的耳边偏了偏,压低了声音,“如果不是因为你发烧了我真想现在就上了你。”

一秒

两秒

三秒

Barry猛地站起,被子在hal怀里拖了一半,暖红迅速攀上脸颊。

Hal敢打赌barry绝对想用神速力逃跑。

然后想起自己现在是神速力掉线状态。

转身准备用正常速度离开。

Hal抓住小红人一只胳膊将他扯回了怀抱。

“哦天哪bar别当真别当真哈~我就是表达一下你的可爱。”

轻笑声一下一下撞击着barry的鼓膜,使得他的脸红程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Hal并不刻意模糊的话不停地在耳边回荡:他想现在就上了他。

Hal你已经上过了,啊不是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

放松身子任由自己倒在hal怀里,半晌后从已经散乱了的被子团里伸手去拿水杯。

“ Harold Jordan你给我认真听好。”

“从不会比现在更认真了。”

Barry咬着杯壁,口齿不清含含糊糊地说了句 “你要对我的耳朵负责。”

反应过来的hal大笑起来。 “哦我甜蜜的小熊。”

Barry继续咬着杯壁,脸颊却开始升温。

但随即hal又压低了声线,吐字清晰,声音一下一下抓挠着barry的心。

“我以为你会想让我对你整个人负责?”

“你想多了……你敢不负责!”

“不敢~”

Barry抬头,对上了hal深情地蜜棕眸子,微阖着却仍温柔如水般注视着自己,仿佛能将自己整个人包裹淹没其中。

“……”

“⊙▽⊙”

“//////把药给我。”

“Yes,sir~”

——TBC.

“Hal?”Barry躺在床上像猫一样蹭蹭蹭蹭蹭蹭到了hal腿上。

“我在。”

“要不要养只猫?”

“好啊。”

Hal明白barry想找个人聊天,尽管他刚刚已经陪着他刷过几部剧了。

当然,Barry也确实一直想养点什么。

“有什么心仪的品种吗?我不太了解猫猫唉。”

“你。”

“……我认真的嗳,我说的是猫的品种。”

“对啊我也是认真的。”

“Hal我要生气啦。”

“……橘皮怎么样?”

“天——才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按像不像我的这个标准选的猫?”

“嗯哼baby bar我拒绝承认。”顺带着揉了揉barry的金发。

“养只布偶怎么样?”像你。

“不行。”

“布偶。”

“橘皮。”

“布偶!”

“橘皮。”

……

“嘿hal这个问题等等再争。”

“?”

“做么?”

“???”

“(。’▽’。)”

“Bar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不是因为烧坏了开始说胡话了。”Hal说着摸了摸barry的额头。

“我现在超认真的哦。而且既然我都烧坏脑子了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求婚呢天才?”

“戒指可能还得有几天才能做好?”

Barry向上伸出双手抚上hal低下来的脸颊,‘咯咯咯’的笑开了。

“那给你换个称呼接受吗?”

“随你喜欢小熊。”

“那我喊了?”眼角带上了一点狡黠。

“嗯。”

“老~公~”

Hal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胡话?”

“胡话。”

“总之我接受了。”

“老公老公~”

“我在呢。”

“那恭喜hal先生在我心中地位荣居第二~”

“哇哦我想hal先生可能要吃醋了。第一是谁?”Hal压低了身子,直视那闪着狡黠的光的眼睛。

“一个是中城~”

“好的无可替代,还有呢?”

“另一个是我老公~”

Hal心情愉悦。

“说真的hal,别再岔开话题了,”

Barry撑着身子坐起来,调转方向和hal面对面正视,双臂撑在hal身侧,微微发力跨坐在了hal腿上,两人嘴唇间的距离渐渐小于5cm。

“真的不做?”

Hal现在靠坐在床头,看上去要被上的是他一样。

“没有神速力哦~”Barry又补了一句。

“Well小熊……”

“来嘛来嘛别说你没想过。”

“想过什么?”Hal圈住barry的腰侧轻轻抚摸,带着柔和的微笑,鼻息温热的打在barry脸上。“怎么玩坏你吗?”

“咳……嗯……这个……那什么……”Barty猝不及防的受了这么一句调戏,一下乱了方阵。

Hal带着barry缓慢的调转姿势把barry压在了床头,指腹隔着薄薄的棉质衣料慢慢抚过barry的腹肌,一圈一圈勾勒出它们的形状,带着点力度轻轻地按压,激起barry一阵的呼吸急促。

“痕迹不会消掉哦~”Hal在barry耳边提醒道,声音低沉喑哑又磁性,仿佛蛊惑人心的恶魔低语。

Barry对上了hal的视线,Hal的眼神暧昧,又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在这种注视下,Barry一点一点缩回了被子,在hal床咚的臂弯下整个转向左侧。

“嘿……baby bar别这样,别这么绝情啊~我还要娶你呢不是么。”Hal的声线依旧没有改变,这给barry的脸颊又添了一层暖粉。

“谁、谁要你娶了///我我我我去找绿灯///”

“Hurt,bar.我觉得绿灯侠大概是闪电侠的?”

“不管。反正都——是我的。”

“好好好都是你的都是你的。贪心哦小熊~”Hal爱怜地亲吻了他男友的脸颊,接着怀里就是一阵剧烈的震动。

“上帝啊怎么了barry?!哦你……你好了是么。”

Barry翻坐起来,举起左手,盯着那震动绽开了笑容。

随即转头面向hal,特别开心的说,

“天才我的能力回来了!”

“亲眼所见。”Hal也笑对着他的男孩。“My boy.”

Barry还沉浸在神速力回归的喜悦当中,Hal从身后抱住了barry。

“小熊。”

Barry回过了头,笑容不减。

Hal扶住barry的后背,带着他缓慢地倒进床铺。

“不如我们……”

Hal压住了barry。

“继续上一个话题?”

Barry环住了hal的脖子,带着笑送出了自己的唇,与hal的唇黏黏糊糊的纠缠起来。

“为什么不呢?”

“老~公~?”

——End.

然后?

既然你们一开始都觉得hal‘欺负’了barry,

那hal当然是决定要好♂好♂欺♂负♂一下啦。

评论(1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