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论发烧时的男友力(2)

啊对了,绿红这个时候的设定是在交往中,但是全世界都劝他们快去结婚,因为这两个人相处模式比结婚了还让人觉得没眼看。
但无论如何女侠你吓到小孩子啦!!!

文笔一如既往地幼稚
我就不信我手稿检查了三遍还有错字!!!
如果还有的话就是输入法的锅。

那么,打扰了。

绿灯将自家昏迷的小红人抱了个满怀,多米诺面具遮不住的担忧外溢而出。盯着小红人阖着的眼睑和阳光下泛金的长睫毛,看的出神。

这是女孩所看见的。
她转向旁边的人问了一句。

“他们是不是一对?”
“已经结婚了。”得知闪电侠没事后的神奇女侠一脸冷漠。

女孩受到了惊吓。

“喂???绿灯先生?!”女孩的声音破空传来。

“是我。不用那么大声我能听的清。”

无力吐槽称呼,Hal用手按了按耳朵的边缘抚平有些震得发痛的神经,同时向半关着的卧室门口看了一眼,无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怎么了?”

“啊啦抱歉抱歉先生,我之前没有用过这种通讯方式。是这样的先生,我和你的……朋友们?大概搞清楚了那个魔法了。”

“是什么?”Hal攥紧了手掌,预测着接下来可能的回复。

“使用的原理我想您是不会想要知道的,所以我就直说了——”
Hal屏住了呼吸。

“表现大概就是会高烧几天,等退烧后完全好了之后他就会恢复成原样,所以请别太担心。”

攥紧的手心瞬间舒展开来,Hal挺了挺刚才微弓的腰背,语气间竟难掩一种放松的舒适感。

“是这样啊,谢谢了。”
“不用谢!!!”

“对了超人?”

“嗯?”超人的声音传进了hal的耳朵。
“……代我向老蝙蝠说声谢谢。”

本来一开始是超人接起蝙蝠侠的通讯器的时候hal的脑子里还是一片弹幕刷屏,但超人随后解释说,蝙蝠侠为了弄清这个魔法可能引起的所有症状熬了一个通宵,刚刚才被劝着躺下了,Hal内心的弹幕群就消失了。

于是在折磨了自己下嘴唇半分钟后终于说了刚刚那句话。

“好的没问题。”语调带着笑意传来。

“啊啊对了先生!!!”女孩的声音又急切的传来。
“什么?”

“这是因为魔法引起的非正常机体反应所导致的高烧现象,”

“……所以?”

“所以完全不会传染!正常的亲密接触也不会带来任何的「麻烦」,也包括K……”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再见。”
“……iss……”

……

“QAQ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没有没有你做的好极了咳嗯。”
“QAQ”

女侠你别憋笑啊!!!你别憋笑啊!!!

Hal回到卧室时,Barry用被子把自己包住团成一团,遮着半张脸露出微眯着的蔚蓝的双眼,盯着门口。

好像等着主人回家的小猫。痴汉hal捂心口。

“OK baby ca……bar,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唔还好……以及天才……你……刚才想说什么?”Barry挪了挪身子让hal在床边坐下,哑着嗓子问。

“你感觉怎样。”Hal面不改色。

“……上一句?”
“Baby bar.”Hal打死不从。

Barry长舒一口气后再次发问。
“所以你刚开始准备喊我什么?”顺带眨了眨那蔚蓝的眼睛。

“Well小熊你刚才太可爱了我一时冲动所以才……”
“所以……是……?”

“Cat.”
“……?”

“我道歉我道歉,但真的小熊你根本无法想象我刚才一进卧室的时候……”

“喵。”软绵绵的猫叫阻塞了hal所有的话语。柔软的声音没有任何气力在里面,充斥着满满的撒娇意味。

Hal一时没反应过来。

“像这样?”笑容在barry脸上晕开,趴在枕头上带着满足看着hal有些发愣的脸。

“以及天才,对于那个问题,我觉得稍微有点冷。”微笑依旧没有退散,一副大获全胜的胜利表情就这样明晃晃的印在hal的眼中。

Hal受到暴击,HP—∞。

——TBC.

那个符号是正无穷的意思。

还是没写到自己想写的部分,哭唧唧。手稿还有三页没发出来,又要上连周课,下个周要考试……这文拖的时间真长啊哈哈,吓得我都把”上”改成了1。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写片段的,但是写着写着……

写不出闪闪万分之一的可爱!!!日常哭泣!!!Hal的痴汉倒是写出来了(眼神死)

欢迎捉虫!!!

谢谢愿意看到这的小天使!给你小心心!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