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控Christmas灯—混乱秩序

一代二代三代绿红/超蝙/钢沙/箭雀/121/wondersteve/kontim
盾铁/贱虫
其他会在小号上
但是写的很少(* ̄︶ ̄)戳梗就写。
有cp洁癖很尴尬,以上大概是主吃西皮
称呼的话随便怎么喊都行,只要你开心。
学生党上网时间有限,一般周更。
脑洞很大个人世界观很奇葩。
但算是很好相处?
我有酒,你来我们当然就有故事。
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执着于七宗罪。]
只要你愿意靠近我就愿把全世界都给你。
祈你雨令无灾。

[绿红]论发烧时的男友力(3)

我胡汉零又活着回来了!!!

错别字肯定是输入法的锅
欢迎捉虫
希望OOC的不是太严重
以上

那么,打扰了。

“忌荤腥油腻的食品,平时的高脂高蛋白质的垃圾食品一概不许吃……”Hal一边把另拿出来的被子放开,一边看着床头柜上barry手机上刚收到的信讯。来自正联,这次应该是vic帮的忙。
真是谢谢了。

Hal从橱里拿被子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劲才没让自己像个担心过度的老妈子一样把所有的被子都翻出来,最终只拿了barry之前专门给他准备的被子——他们现在可是同盖一床被子入睡。

凭借着这个意志力,Hal在心里给自己一朵小红花。

好的一口狗粮。切。

“还有零食,冰淇淋尤其别想。”Hal继续淡定放被子。
“喵!!!”Barry放弃了一脸哀怨地盯着床头柜的行为,猛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今天撒娇无效。”用被子把小男友裹严实后,Hal把barry从枕头里翻出来,阻止了闪电侠试图把自已闷死在枕头里的行为。
“乖啦baby bar,好了以后随你怎么吃都行,但现在,退烧药在哪?”

Hal此时显得微凉的衣物无意间蹭到了barry的额头,本能的蹭了蹭后就完全放飞自我,大脑混沌一片完全没去想药品的位置。

好凉好舒服喵~

Hal希望有生之年能拿到属于自己的终身成就奖,他居然找到了那个神圣的白色方正小箱子!
当然他现在只想给自己止个血,他也很绝望啊谁让他家小猫这么可爱呢。

总之barry继续窝在了hal怀里,吐槽着hal像老妈子一样,乖巧的任由hal给自己贴上冰贴盖好被子。

“我一会出去买点东西?”

“好——”

Hal低头准备亲吻barry的嘴角,却在半空就被barry用食指轻阻住了唇。

“还是不了天才,我毕竟是发着烧呢。”
语气中夹杂着小小的无奈与失落。

言罢,Hal就嘴角微勾笑了起来。

“不巧小熊,我之前得到了个消息。”

“?”

“你这次的情况是完——全不会传染的。”

“……倒也算是个好消……唔咛……天才你!”

脸颊骤然升温,即使是发烧状态也能看得出来,而始作俑者目前正笑的一脸无辜。

“好了好了不闹了,乖乖躺着啊。”
再次成功阻止了barry准备闷死在被子里的行为后Hal不得不赶快顺毛安抚,得到了barry一个毫无威慑力的瞪视。

啊好可爱……

您的好友[痴汉hal]已上线。

小红人假装很愤怒的卷着被子转身不去看hal,被扑到床上的hal连人带被轻揽入怀。

“乖~我很快回来,乖乖睡会,嗯?”
温热的鼻息扫过耳廓,话语里遮掩不住的低沉性感和宠溺。

“//////嗯。”耳尖通红的barry心虚的用被子遮住了半张脸回应道。
即使他现在背对着hal。

Hal放开了barry,最后一声轻笑扫在barry耳畔,惹得小红人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笑//////笑什么笑!!!//////强奸人家耳朵//////!!!

Barry在两个小时以后再度醒了过来,他不需要睡太多,昨晚良好的深度睡眠本应能让他恢复到最佳状态。Barry只感觉头疼后背疼喉咙疼四肢酸胀,鼻腔呼进呼出的气体火烧一般燎过皮肤。
总之感觉糟透了。

嘤好难受QAQ

抬头发现床头上轻飘飘的绿色贴纸,仔细聚焦后barry的嘴角扬起笑意。

[Baby bar~如果醒了,乖乖躺着等我回来OK?——爱你的hal.]

感觉自己突然成了易碎的玻璃娃娃。Barry在心里小小吐槽了一下。
本着不能总麻烦别人的心态,barry还是打算试一下自己去洗手间。然后再起身的第一秒就被头脑的沉重感深深打击。

冰贴‘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头轻脚重的错觉感让barry本能的扶了一把身边的物什。

‘咣啷——’

水杯被不经意的扫倒,水缓慢的在地板上蔓延出图案。Barry用了足够长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是hal出门前给自己准备的水。

我男友真贴心爱嘿嘿。

终于从洗手间出来了的barry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人生的考验,晕眩感迫使他又扶着门框站了会。

下决心一鼓作气冲回床上,然而到达床边时出了点小意外。

之前撒在地上的水因为头晕目眩的虚弱感完全不想低头barry就没收拾,而现在,这些水给他造成了一些小麻烦。

脚下猛地一个趔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barry在心中尖叫感叹一声,身体的极大不适感和目前的悬空感令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希望不会不会被玻璃渣扎到。
Barry在心里颓废的想。

惊呼从门口传来,然后是一阵‘丁零当啷’的响声,莹绿色从barry微眯的眼缝中挤入,随后,他又跌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Hey baby bar——你还好吗?”声音从头顶焦急的传来,带着不稳的呼吸,给了barry满满的安全感,嘴角无意识的绽开微笑。

“哦hal我感觉糟—透—了—。”

感受到男友的视线带上了焦虑,Barry又轻轻的开口。

“但我没事,相信我天才。”

他的男友,就在这。

——TBC.

大声喊叫!!!我要这个周完结!!!(做梦)

果然还是没写成短篇啊(扶额)希望有三天中考假的这个月能够完结它吧。

谢谢愿意看到这的小天使!!!笔芯!!!

评论(5)

热度(40)